四野春

热爱生活的東京捨畜
aph/全职
专注和韩文清谈恋爱一百年

少年盗圣

白展堂边磕瓜子边叙述完了自己荣膺盗圣名号的过程。叙述的云淡风轻,就和说昨天大嘴的菜炒糊了一样平常。
鄙人技高一筹,就被戴上了这顶帽子。白展堂把瓜子皮吐到桌上,摆摆手这么说。小郭问 ,楚留香呢?白展堂又抓了把瓜子回答她,比赛前儿个晚上我把他灌醉了。他和我打赌输了,我就罚他去赵太保家偷壶秋露白。还没喝几杯呢,他就醉了。后来呢?后来?忘了,后来我就没见过他了。
白展堂也有些可惜。
楚留香你怎么就不见了呢,那壶秋露白我还没喝够啊。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