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春

热爱生活的東京捨畜
aph/全职
专注和韩文清谈恋爱一百年

长安将军4

韩文清x你
【1】
【2】
【3】

第二日早上韩文清便出发。

你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太阳照屁股的时间了,守帐的士兵换成了两个和韩文清脸一样黑的人。你要是想踏出这帐子,硬碰硬基本没可能,你只好换个方法。

“让我出去!”你掀开帘子“人有三急,你们不能一直关着我。”

两人觉得有道理,就只好放你出来“时间不许太长……”

他们话还没说完你就一溜烟跑出去了,你绕过训练场,发现韩文清的帐子,想都没想就钻了进去。帐子里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你环视一周,看见韩文清桌案上的纸笔,便兴冲冲地跑上去。桌上东西不多,可能大部分已经被他带去前线,不过有一样东西吸引了你的注意力。

“聘金,聘饼,三牲,酒……”你念着念着就觉得不太对劲“这不是聘礼吗?他上前线前一天还有时间考虑这个?”

你撇撇嘴,想到他偷放到你身上的玉“都是要娶媳妇的人了,路上还做出这么不检点的事来。不靠谱。”

然后因为害怕被发现,你没呆多长时间就回去了。

一天一天就这么过去,你躺在床上无事可做。不知道为什么,韩文清迟迟不回来让你越发地不安。

“门口两个,你们不担心现在的局势吗?”你盘腿坐在桌案上“没良心啊。”

可惜你的激将法对他们没用,账外一点声音都没有。

“操!”你皱着眉头暗骂了一声,账外毫无动静让你更加不安,大脑飞速运转,最后你打算到前线去找韩文清“其实也就是把玉佩还给他,没有担心……”

你挥挥手,试图把脑子里的想法赶出去。故伎重演,你再次以“人有三急”的理由溜了出去,不过这一次不是瞎逛。你直奔马厩——幸好有两匹他们留了下来,不然你都溜不走。然后牵了匹看着过得去的马,把准备好的口粮一背就驾上马跑了。

守账的士兵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驾马飞奔的身影,愣了一秒才意识到什么。

“跑了!”

两人开始追,可是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最后你顺利的溜了。

“驾!”你挥着马鞭,希望再快些,再快些。

你已经没什么心思去弄清自己在追逐什么,但是有一股力量在推着你,迫使你向前。

 

长安城的烟花最好看。小时候你会凭借自己小小的身子挤进人群,一路跑到城楼上看烟花。

城楼的墙太高了,以你的身高抬头只能看见大人的下巴,什么也没有,你只好爬上墙,坐在上面看。当你的脚费力的够着城台的时候,你感觉有一股力气在推着你,借着着股力气你轻轻松松上了城墙。你回头,却发现一个和你年龄差不多的男孩。

你笑嘻嘻地看着他:“是你帮的我啊!谢谢你!你在下面看得见吗?”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朝他伸出手“那你上来咱俩一起看,好不好?”

他抓住你的手翻上了城墙,坐在你身旁“你一个人吗?”

“对啊,瞒着爹娘来看的。他们不允许我来人太多的地方。”你突然看向他“对了,你叫什么啊?”

“我?我叫韩文清。你叫什么?”

你咧嘴一笑“爹娘说名字不能告诉不认识的人。这样吧,明年你还来这里,这样我们俩就算见过两次面,不能再是陌生人了。那时候我就告诉你我名字。”

“好。”

可是那次以后你就没去过那里,没看过长安城里的烟花了。可韩文清却是年年去,每次呆到城楼上的人都走完了,他才回去——这么晚回去,还会被爹打一顿。

“韩将军!”一个士兵闯进帐里禀报“那个姑娘来了!”

他话音刚落你就进了账。

“你来干什么!”他一见你就皱起了眉头“很危险你不知道吗?”

“我自己带口粮了,不会吃你们的东西。”你从怀里掏出来他之前给你的玉佩,放到桌案上“我是来还你东西的。”

韩文清看见你掏出来的东西后,就示意其他人出去“你来就为这个?”

“我看见你桌案上写聘礼的那张纸了。这东西我要不得,你可别把我看的太贱!”

韩文清这才意识到什么“既然都看见了,那就没什么要解释的。就是给你的,没错。”

“你什么意思啊?你韩文清大将军了不起是不是?死鸭子嘴硬!我可不是万芳楼里的姑娘!”

“闭嘴!”韩文清深吸一口气“这一仗完了我会给你解释清楚,你把东西拿上。”

你被韩文清一句“闭嘴”给唬住了,只好把玉佩又收回去。

“带她下去。”

“不用!我自己来,走路我还是会的。”你降低了声音“不像千金大小姐。”

ps.想看be还是he?【在违法的边缘试探.jpg】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