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春

热爱生活的東京捨畜
aph/全职
专注和韩文清谈恋爱一百年

长安将军2

韩文清x你
【1】
韩文清虽已是人人敬畏的大将军,可还是逃不了被父母逼着相亲,况且他也不愿娶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谁能料到这媒婆的嘴太厉害,愣是能把王二麻子说成小乔,哄得韩文清的娘满面欢喜,但是韩文清无动于衷,只是云淡风轻地吐出两个字“不娶”。这两个字把他爹娘气得半死。

“韩文清!你都二十二了,不娶?你让别人怎么看我们韩家!”他爹气得直拍桌子“这次回来 不娶也得娶!”

此事过后,喻文州找他喝酒,和他聊了半天,说了许多直戳韩文清要害的话。

“韩文清,你说说你。既然不喜欢大家闺秀类型的,为什么不给你爹娘讲讲呢?长安有一女匪你可清楚?她自称寨主,生平最敬仰的人就是你,不如就从他们寨子的那条路走。不尽缩减了行军时间,还能结识一位女侠,何乐而不为?”

“可大家都说这女子剽悍至极,如果走那条路,万一被劫怎么办?”

“哪吒闹海说的也挺玄,没见你信啊。况且她好歹也是一寨之主,劫了你这军粮对她有没有好处,她自有考虑。我认识他们寨里一个叫金山的小伙子。我已经给他说了,你们下周就会到寨子。怎么样?”

“不亏是当朝第一文官。既然都帮我安排好了,那韩某就恭敬不如从命。”

所以当你一袭红衣驾马停至他面前时,他就已经料到是你,但没料到看见你时过快的心跳和微烫的脸。韩文清自步入青春期以来,就没有心动对象,也就是说这家伙在“一见钟情”这方面感觉要比别人更强烈。同时他也很好奇为什么偏偏是你,仅凭这一面,就叩开你的心房。长安城里比你漂亮的姑娘一抓一大把,可是长安城的姑娘在韩文清心里,一点也比不上你。

随后你领他入寨,命润儿拿上好的酒菜,你与韩文清相谈甚欢,酒过三巡,才发现天色已晚,明天还要赶路,必须歇息。但是你们俩都有自己的心思,恨不得把时间变得更长,仅仅一晚是不够的。

躺倒床上的那一刻,你突然有了点子。

第二天你起了个大早,把金山从被子里拎出来。

“金山,你好好看着寨子。我要亲自去押车。”

“啊?”

你一句话把金山彻底说清醒了。

“别啊了,让你当回寨主,过过瘾。记住了啊,我走后一旦发生什么事,让寨子里的人把钱分了走人,最好都别和我有什么牵连。”

“寨主,你见色忘义啊。”

“闭嘴。”

出了寨门,韩文清和你道别,你咳了一声,说到“韩将军,这路我陪你走,如何?”

韩文清愣了一下,随即又笑出来“哈哈哈,韩某不胜荣幸。姑娘,请!”

你从来没想过这军旅生活如此无聊,韩文清走在最前头,你在最后头押车,忽然觉得还不如趁现在回寨子好好睡一觉。不过后来韩文清身边的一个小随从,从队前跑到队后,告诉你韩文清希望你可以到前面去。

小随从的话是这么复述的“韩将军说,天色不早了,一个女子在队后帮忙押车他不放心,希望姑娘可以到队前和他一起走。”

“呵。”你听到这话一下来了精神“我去。”

到了队前走其实也没什么乐趣,但是如果身边是韩文清的话感觉就完全不一样。

“韩将军,你这玉佩应该是成对的吧。怎么只有一个?另一个呢?”你指指他腰间的物什“莫不是定情信物,给了一个姑娘?”

“是一对儿不错,不过另一半还没送出去。”他从怀中掏出另一半,朝你挑挑眉“姑娘若不嫌弃,不如先帮我收着?”

韩文清这话噎得你说不出话来“早知道不乱打趣儿了,自己讨个没趣。”

韩文清见状只好把玉佩收回来,向你道歉“刚刚是韩某多嘴,望姑娘不要介意。”

“不介意。”

两人无言,一直到天黑,大家在路边休息你才和他聊了两句,但是因为太疲劳没说多少话你就睡着了。

第二日你起来,你感觉腰间有什么异物,硬硬的,你起身看,发现是昨日韩文清从怀里拿出来的那半块玉佩。你看向韩文清,却发现这个威风凛凛的将军在躲你的眼神,还发现他的脸有点红。

随后你也觉得,韩文清是喜欢你的,这和喻文州说的没差;你也是喜欢韩文清的,和寨子里的小姑娘们说的没多大出入。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