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春

热爱生活的東京捨畜
aph/全职
专注和韩文清谈恋爱一百年

长安将军1

韩文清x你
长安有两大美男,亦可称为朝廷两壁。

一壁是文吏喻文州。

另一壁是大将军韩文清。

长安也有一匪。

是你。

说是土匪太过了,你好歹也是个年轻美貌的姑娘,但是困于自己的从事,决定就叫寨主。

可是长安城里的人才不在乎,他们确实觉得你是女土匪。传说是过镖车劫镖车,过军粮劫军粮,而且武功高强,无人能敌。

“哇,太抬举我了。”你听着寨里的人讨论你的事“无人能敌不可能,不然我干嘛呆这儿啊。”

“寨,寨主……”

“金山你小子下了趟山知道的不少嘛。”你凑近点点那个男孩子的头,信手抓了一把花生米“接着说,还听到啥好玩的了。”

“哦,对了!说是胡人又开始在边疆闹事,戍边的人压不住,要让韩文清去。”

“韩文清?是不是那个大将军?”一个女孩子问问。然后话头就被挑起来,女孩子们都开始叽叽喳喳讨论。

“行了行了,闭嘴听我说完!”金山拍了拍桌子“而且已经确定了,为了缩短行程,韩文清他们打算,从咱们这条路走。”

你在一旁饶有趣味地听着,突然,大家都扭过头来看你:“寨主,咱们,劫不劫?”

“劫屁!”你把花生米一摔“劫了这么重要的军粮,胡人打进来怎么办?金山!再下趟山,给我问清楚,韩文清什么时候到这儿。我,要好好招待他。”

你对韩文清是怀有敬意的,你也从不掩饰,所以寨里的人都知道。年纪轻轻就当上大将军,手握军权,而且听人说这韩文清从长相来说虽然算不上“美男”,但是眉眼间透着俊气,办事潇洒,说一不二。比起喻文州这类书生,你还是更倾向于韩文清这类人。

这日你正在马厩里喂马,才把草料打好,就有人跑来告诉你金山回来了。你招呼他过来喂马,自己赶紧跑去找金山。

“寨主,韩文清他估计下周就到。”

“下周?”

“对。他们调集兵将太匆忙,粮草不够,所以晚了几日。”

“粮草不够?”你咂咂嘴,摇头晃脑的走回去“那,就去给他们多备几车粮草。”

“啊?”

寨子里的人不明白你这什么想法,往常有了这种事,你一般都是不管不顾,时不时还要诈人家几车粮草,怎么这会儿就变了卦。于是寨子里也传起了八卦——寨主的心上人就是韩文清,虽然没见过面,但是冥冥中就是有这种缘分。

听到这话你也不生气,只是笑眯眯的走开。论他们怎么说,韩文清依旧是你敬佩的人,喜欢与否不重要,只希望同他撞酒一盅,大谈策白马啸西风。

“金山,粮草备好了吗?”你牵着马走到门口“备好的话,咱们现在就走。”

话音一落,随着的人都轻巧地上了马,朝着韩文清带的那队兵将跑去。

“吁——”

你拉住缰绳,让马停下。

“可是长安将军韩文清?”

“在下是。这位姑娘有何事?”

你还没开口,就看见韩文清身边的人在小声地给他讲些什么。然后韩文清又看向你:“我们正要赶去边疆,事关重大,望女寨主体谅,如果一定要劫粮草的话,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啧,看来在你们长安人的眼中,我就是个女土匪呗。”你又松了松缰绳,让马向前走了一点“久闻韩将军大名。今日我可没闲心劫你粮草。听说此次戍边,任务突然,你们的粮草根没备齐。”

说完这话,你明显感觉到韩文清眼神中的不满。

“我这一生最佩服的人就是您。如果韩将军肯赏脸在我们寨子里休息一天,我立马叫人备上好的粮草五车,派人跟着你的队伍,一直到边疆。如何?”

你又看见韩文清疑惑的眼神,开口又说:“江湖儿女,义薄云天。我若不守信,你斩了我的人头去领赏金也无妨。”

韩文清顿了顿,思考了一会“好,还请寨主带路。”

“驾!”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