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春

热爱生活的東京捨畜
aph/全职
专注和韩文清谈恋爱一百年

离经叛道1

韩文清x你

和韩文清分手有一年了。本以为会释然,可是当你看到海报上的全明星赛有霸图的名字,你的心就一紧。

你又回到B市了,原因就是和韩文清分手了。你觉得你没法再等韩文清了,他既然这么执着专注的话,不如就随了他愿。于是你找到俱乐部,和他说:我去其他地方等你,不让你分心。好吗?韩文清也是异常冷静,他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大家都是成年人,明白你这话不过是在委婉地分手。

你第二天就启程,去了你熟悉的B市。找了一家小酒吧当服务生,老板人很好,年龄莫约四十,身材微胖,看不出是个会开酒吧的人。后来你才知道他家有好几处房产,开酒吧不过是完成年轻时的梦想。听到这你尴尬的笑笑,然后又嘬了一口啤酒。于是说了自己回来的原因。老板安慰你,没事,以后这就是你的店了。本以为是句玩笑话,没想到在熟悉了小酒吧的一切后,老板就离开了。还说明自己的离开是因为他儿子要把他接去西班牙住,没有其他原因。

“好吧。”你挠了挠头。

既然是自己的店那就照着自己喜欢的样子来。

在你的经营下,这个小酒吧开始在周围变得小有名气。当然还有特殊的地理优势——这间酒吧就在一家高端酒店的旁边,里面常常住着明星和各类人,如此一来,人气就被渐渐带动。

酒店的旁边有一块尺寸巨大的公告牌,上面常贴些海报——明星演唱会,歌剧,舞台剧,当然也不乏荣耀的全明星赛。

这天中午你来给酒吧开门,无意中看见了那蓝红相错的海报。你凑近看,下意识地找些什么。

“霸图……”当你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突然安下来。

“诶,老板娘你也喜欢荣耀啊。”正当你转身要走的时候,生后突然传来声音。你回头看,是店里一个常客,B大的,常常来这里点一杯咖啡然后自习一下午“是喜欢微草吗?”

你摇了摇头。

“那就是霸图了!”

你什么动作也没有,想否定却不说。

“看来我猜的还挺对。”男生从包里翻出两张门票,递给你一张,你仔细看了看。

“VIP席?你怎么这么有钱。”

“给人做家教赚的。”他把包背好,羞涩的挠了挠头“VIP席可是近到可以看见台上选手的脸的!你要不介意的话,我们俩一起去看?”

现在你看出来了,这小子摆明是要追你,本想就着他,但是当他说到“VIP席近到可以看见选手的脸的时候”你就不打算去了。

你不想看见韩文清,也不愿韩文清看见你。

但是当比赛当天那小子来找你的时候你也不知道如何拒绝,于是硬着头皮去了会场。

然后就出现这么个奇怪的现象,VIP席的迷弟迷妹恨不得上台给自家选手加油,只有你坐在第一排,一直低着头,没看过台上一眼,除了韩文清他们几个上台的时候瞟了两眼。

没想过这一瞟,韩文清就看见你了。

歌词怎么说的来着“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人”

你也明显感觉到韩文清看见你了,这根本不是什么狗屁对的人,这他妈是前男友!

于是剩下的将近一小时你都没抬过头,除了尴尬和颈椎疼,你真的没多激动。

可是你旁边这个傻小子丝毫感觉不到你的情绪。

“要是老韩的话,现在就带我走了……”当你意识到自己的想法的时候,想死皮赖脸不承认,可是韩文清确实出现在你的脑海里。

比赛完了,接下来还有一场记者招待会,你不想再呆下去了,然后就提前退场了。

这时韩文清看见那个不知名的小子拉着你的手走了。一股莫名的怒火冲上心头,但是他也意识到你们俩已经分手了。

下场的时候张佳乐看见韩文清的脸红中带黑,心想今天不是打的挺好的吗,韩文清这是咋了。

张佳乐跑去问张新杰,张新杰也不清楚。

只有韩文清自己清楚,他吃的什么醋,同时他也清楚自己不该吃这个醋。

去他的!

回酒店的时候,张佳乐看见有家小酒吧,环境还不错,挺安静的。就问谁去。

“我!”

“诶,我也去。”

然后张佳乐就让司机半路停车,和林敬言,秦牧云走过去。

今天的张佳乐真的是幸运S+,他要去的小酒吧就是你的那家。

所以当他们三个走进酒吧的时候——张佳乐掐了一把林敬言的腿,林敬言望向秦牧云,秦牧云现在只想确定这是不是在异世界。

“诶,哥仨来喝酒来了?”你在台前擦着杯子“随便坐,这会儿没人。”

“队,队嫂?”张佳乐试探着“你怎么在这儿?”

“队嫂?可别瞎说,别气着你们现在的队嫂。”

你把杯子罗好“喝点什么?不如给你们调点酒精含量少的。明天还要回去呢,喝醉了就不好了。”

“那就你说了算。”张佳乐瞟了一眼身边的人,秦牧云在给林敬言打掩护,林敬言估计在给韩文清发消息,想想这两个人脑子还够用就放心了“什么新队嫂,自从你走了,霸图和蓝雨有的一拼,连门口的保安大爷的老伴儿来给送饭他都怒目而视。”

你瘪嘴无奈的耸耸肩“苦了你们了。”

“张佳乐,大都会。秦牧云,贝里尼。林敬言,夏夜柔情。”

你把酒挨个推给他们。

“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技能。”林敬言给韩文清发完消息迅速把手机收起来。

“难道还想让我和你们哭穷?”你从台后绕出来,坐在张佳乐旁边。

四个人又聊了不少,随后都散了。

韩文清收到林敬言的消息后,披上衣服就走。

他还是爱你的,这点毋庸置疑。张佳乐说的也不错,他确实对门卫大爷的老伴有点“不敬”,但也绝不是因为“睹物思人”。

当韩文清快走到酒吧时,看见你正在锁店门。

看见韩文清站在面前,你确实有点震惊,不过还是很自然地打了招呼:“韩文清队长,你好啊。”

“要回家?”

“不然露宿街头啊。”

“我送你。”

“不了,你又摸不着道儿。”

说完这句话后你就看见他快要拧在一起的眉毛——这往往是他发飙的前奏,也是你准备撒娇求饶的前奏。虽然已经分手,但是还是挡不住他那张被人调侃的“钱包脸”,屈服了。

“不过,也行。”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