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春

热爱生活的東京捨畜
aph/全职
专注和韩文清谈恋爱一百年

SANG2【露中】

月亮很配合他們的轉了個彎,在琴房的窗外,盡情潑灑著它的溫柔。月光灑在桌面,流到地板上,向前蔓延,攀附著鋼琴腿爬上琴鍵,溫柔的浸沒王耀在琴鍵上那雙和音樂交流的手。

“謝謝你。”曲末,伊萬張口“很抱歉對你說出不禮貌的話。”

王耀輕輕搖搖頭“我也需要道歉。不論如何,很高興認識你。”

隨後王耀就離開了,伊萬還待在琴房,看著那台鋼琴發呆。

被吸引了吧?果真是想阿甘說的,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塊巧克力的味道。生活還會帶給我什麼驚喜?伊萬的指尖摩挲著五線譜。

伊萬第二天交作業的時候嬉皮笑臉,生怕把老師惹炸毛了。

“算你小子懂事。希望是你說的‘慢工出細活’”老師抽走他手上的譜子,扭頭走了。

伊萬出了教學樓,鬼使神差走向昨天的那間琴房。

和第一次遇见王耀一样,他站在门口向里望着。伊万看见王耀了,良久,伊万才反应过来,王耀弹的就是自己的作业。

这时的伊万有种被老师点名夸奖的自豪,如果可以,最好王耀现在就出来夸他一番,那就更让他膨胀了。

“嘶……”

突然一阵风过来。

琴房的窗户都是打开的,这股风把伊万怀里没抱紧的谱子都刮进了琴房。王耀看向窗口,又发现了那个昨天和他争论的“白毛”。但是又不能这么冷漠,王耀最终还是帮伊万捡起了谱子,打开琴房的门,“请”他进来。

“是你的吧。”王耀把谱子码的整整齐齐,一只手递给他“下次可就没人给你捡了。”

“谢谢。”伊万伸手指指里面的琴“你刚刚,是在弹昨天的曲子吧?”

“咳……”王耀的脸突然红了,他把头低下去,一只手扶着下巴,装作咳嗽的样子,似是而非的回答了伊万这个直爽的问题“咳,嗯。”

“昨天真的非常抱歉了。”伊万猝不及防的鞠了个躬“那什么,对了,学校附近刚开了家咖啡店,不介意的话和我坐坐吧。”

“没事,没事。”王耀确实被伊万这一鞠躬给吓着了,他忙挥挥手“去咖啡店?你……,可以。”

王耀本想着问伊万“你不和你女朋友去吗?”但是又觉得侵犯了别人的隐私不太好,就没再问了。

两人一路上是一句话也没说。王耀想着以后可是别在让我遇见这蠢货了。伊万这时可是全然失去了敏感的特性,丝毫感觉不到王耀的无奈,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找到知音了,心中无比欢悦。

就这么保持着各自的心里想法,走到了咖啡店。

不愧是坐落于音乐学院附近的咖啡店,音乐也很有品味——“嘉沃特舞曲吗?”王耀在进店找到一个靠窗的座位后,说出了这句话。

“挺适合这家咖啡店的不是吗?”伊万环视一周“今天阳光也不错,很有氛围啊……”

伊万的话没有说完,就有一个女生跑过来,拍着桌子和他表白“伊万·布拉金斯基,我喜欢你,当我男朋友好吗?”音量不是很大,但是确实吓着周围的几桌人。

伊万显然没有露出为难的情绪,他只是弯弯嘴角,把手伸直,伸到桌对面轻轻拢住王耀的手“不好哦,我已经是别人的男朋友了。”

王耀当时就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红了脸,手足无措,只好低下头。

“那女孩走了!”伊万悄悄提醒他“真的对不起,借用你一下。不然都不好拒绝他们。”

“没事。”王耀当然是恼羞成怒,不过“怒”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把包一背,走人了“我还有事,你自己先喝。”

留下伊万一人坐在座位上。他从窗户看到王耀离开,心里极怪罪自己的鲁莽,可是也不知道该怎么挽回。

“哪一天要是把我这拒绝别人的能力,加在我追别人的能力上就好了。”伊万也背上包走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