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春

热爱生活的東京捨畜
aph/全职
专注和韩文清谈恋爱一百年

SANG1【露中】

※文中說的音樂學院是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
“伊萬,看什麼呢?”

“噓,你先別說話。”伊萬站在琴房外,透過門上的玻璃望著裡面的正在彈琴的男生“在裡面彈琴的是誰啊,我怎麼沒見過?”

“中國來的留學生。我們鋼琴系在他們北京就招了這一個。”

“這麼厲害啊。”

“說他幹什麼啊,走走走,學校附近開了家咖啡店,坐坐去唄。”

伊萬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這個男生似乎有一種魔力,可以把他的整個人都吸住。他就站在門口,看著他。一曲終了,男生輕輕扣好琴蓋,回頭看見窗外的伊萬。

這頭的伊萬像個做壞事被發現的小孩子一樣,趕緊把頭收回來,站在門的一側,心裡默默祈禱那個男生沒有看見自己。

“你好,我叫王耀,是鋼琴系的。你找我有事嗎?”隨著開門聲而來的是男生的自我介紹

沒有那些亞洲同學剛來時的害羞,王耀的落落大方確實讓伊萬嚇了一大跳。

“嗯……我是作曲專業的伊萬,比你大一屆。”伊萬絞盡腦汁想著說些什麼才能緩解尷尬“你剛來柴院吧。學校挺大的,要不我帶你熟悉熟悉?”

王耀皺了皺眉頭,伊萬覺得此時王耀肯定把他當神經病看。

“如果不耽誤你的時間,我願意接受你的邀請。”

伊萬站在王耀面前幹笑著。他原先的想法是讓王耀拒絕自己,這樣也正好有個理由溜走,誰想到這傢伙把這顆燙手山芋扔給自己,不同意顯得自己多沒禮貌,於是伊萬只好硬著頭皮說“不耽誤不耽誤”

王耀也不是沒有腦子,他知道伊萬不過是找個理由,於是到了餐廳他就告訴伊萬“謝謝你的邀請,麻煩你了。到這裡就好了。”

就這樣,伊萬才得以脫身,他的眼裡那份感動,馬上都要淤出來了。於是他扭頭就跑到自習室——他還有兩章作業沒有寫,要是這週五還不上交的話,他就可以滾蛋回家了。

碰巧,王耀的一節樂理課就在對面的大教室,他下了課之後繞道對面樓梯下樓,看見自習室有個熟悉的身影。王耀也是個好奇心極重的人,不然他也不會在上午答應伊萬那尷尬的請求。

現在的伊萬坐在自習室的中間,眼睛緊緊閉著,紙上的旋律充斥著他的身體,他深深陷入其中。

“咔嗒。”

王耀輕輕推開門,卻不料打擾到了伊萬。

伊萬是個敏感的人,他極易進入自己的世界,也會在一瞬間跳出他的世界。

伊萬把眼睜開,看向站在門口的王耀。伊萬腦裡的旋律還沒有完全離開,眼裡只有他所看見的人,乾乾淨淨,但是不帶著任何感情。

兩人就這麼對視著。

王耀覺得這如同一世一樣。他看著伊萬,看著伊萬的眼瞳,他覺得自己的臉微微發燙,卻被伊萬的眼瞳吸引著,像美杜莎的視線一樣,他被禁錮著,無法掙脫。

“王耀?”伊萬眨了眨眼“名字沒有叫錯吧。”

“沒有。”王耀感覺到緊緊勒在自己身上的鐵鏈被解開了“我好像在自習室落下東西了。我來找找。”

“好吧。”伊萬收拾著桌上的五線譜,好像想起來什麼一樣,跳起來拍了一下王耀的背“有時間麼,中國來的高材生,幫我個忙?”

“什麼忙?”王耀嚇了一大跳“時間別太長就可以。”

“這是我的作業。你彈一下感受感受,我好修改。”

“你自己也可以彈,為什要我彈?”

“你是專業的,感覺肯定不一樣。”

王耀只好答應,況且一首曲子也花費不了多長時間。

是嗎?

看來我們可愛的王耀忘記了音樂家與音樂家之間激情碰撞出的火花。

兩人起初和和氣氣,王耀彈琴,伊萬查著曲子裡的瑕疵。

一曲終了。

“第二段開頭改一改?”王耀伸手取下譜子。

“我覺得還可以。”

王耀想著自己不能失了禮節,於是沉下心來耐心和伊萬解釋。

伊萬也有自己的主見,而且他又是個犟脾氣,王耀是死活給他解釋不通。

“你愛改不改,我的建議就擺這了。我又不是你導師,我管那麼多幹什麼?”

王耀這一串出來,他就回憶起當初在學校琴房裡練琴的時候,隔壁琴房有對小情侶膩膩歪歪,嚴重影響了他的情緒,王耀一怒之下就把他倆罵了一頓。嚇得兩人一愣一愣的。

於是王耀現在最害怕的是伊萬也會和那兩個人一樣被他嚇到。

“如果演奏者無法理解做曲者的感情,他也沒有資格去評論這首曲子!”

伊萬的連珠炮讓王耀氣的夠嗆,他扭頭就打算走,卻被伊萬抓住手腕:“今晚的月亮很乾淨,彈一首《月光曲》,可以嗎?”

王耀愣住了,這語氣前後變化太大了,這是一個人嗎?

“好。”

就當賠禮吧。王耀心想。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