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春

热爱生活的東京捨畜
aph/全职
专注和韩文清谈恋爱一百年

黄金时光1(红色组)

三发结束
1225前就会发完这三发
都是私设,ooc可能会比较严重
总之还是感谢看完

时至今日,王耀也忘不了自己四十多年前上大学时,有一个苏联教授疯狂追求他的故事。

说实话,王耀丝毫不认为这件事有多难以启齿,相反,他每次提起这件事的时候语气中还会带些莫名的骄傲。他觉得这件事“朋克”极了。别说是放在七十年代,就是放在现在也“朋克”极了。

虽说是在七十年代,但是他上的大学也不是太差,不过他并不认为这学校能好到请来个外国教授,还是从“老大哥”他们那边来的。

王耀对这件事也没多大感受,就是觉得这个教授的名字极其拗口。

一次吃完饭他在食堂翘着个二郎腿剔牙,边剔边和王嘉龙聊这个苏联教授:“你说说,这外国人起个名咋都这么拗口。叫什么‘金斯基’,这名儿我一听到就想到麻辣鸡丝,一想到麻辣鸡丝,我肚子就叫,还叫的极响……”

王耀这儿说的正起劲儿呢,一扭头,就看见这位“麻辣鸡丝”教授端着盘子,在他身后站着。说时迟那时快啊,王耀是拔腿就往外跑。也不是说这教授长相凶险。平心而论,这教授和王耀同属于“美男型”人物。

王耀上大学那会也就二十出头,五官端正,长相清秀(虽说留了个辫子,也从未被人诟病),这长相直接俘获大学大多数女性的心,再踏上他那辆漆的乌黑发亮的美国进口自行车,简直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了。

这教授也不差,为人绅士,风度翩翩,中文说的可顺溜。头发是白色的微微带点黄,眼睛还是紫色的,这副外国人都不常见的长相(同学们都觉得外国人都应是金发碧眼,紫色眼睛的确实少见,所以才觉得不常见)所以可稀罕了;皮肤也好的让大部分女同学羡慕。有一次一位女同学问他:“老师你皮肤怎么这么好?”

他掐掐自己的脸:“莫斯科冷冻保鲜过的。”这一下把在场的各位都逗乐了。

当然也不能说这教授哪儿都好,人无完人,他也有不好的地方,比如说名字确实太长——伊利亚·布拉金斯基,还有,他的围巾从没取下过,也没人知道为什么。

王耀从食堂一路跑回宿舍,过了近半个小时,王嘉龙才回来找他。

“王耀你也太义气了吧,把我撂下一人跑了?”

“我还在那说他呢,人就在后面站着,我不跑啊。”王耀从柜子里取出他白色的搪瓷杯,给王嘉龙到了点热水,端到他手边。

王嘉龙接过杯子,坐到王耀床上,喝了几口水,缓了半分钟才开口问:“人家教授也没多凶,你怕啥啊?况且你当堂质问物理系主任的时候也没见你怂,这会怂啥呢?”

“我和李主任是在讨论问题,探求真理,性质能一样吗?再说了,我一会还有他的课。说不定他又要指指我,说‘那个扎辫子的男同学起来说一下你的看法’本来上这课就是混个学分,谁想到自从他来了,节节课都点我。”

“我估计他下节课就不会这么称呼你了。”

“怎么可能,他点名从来没看过脸,都是蒙头一阵点就过去了,认不得……”王耀正得意呢,突然回过神来拧着眉毛问王嘉龙“你不会给他说了我名字吧?你这人胳膊肘子还往外拐呢!”

“王耀你可别开口就说胡话。”王嘉龙站起来和他理论“人家教授直接点名道姓要问我,我要是和你一样溜了那还了得?”

“咋问的?”

“咋问的?”王嘉龙又坐下,挠挠头,一拍桌子“从你跑了以后,他就坐到你的位置上,然后把学校给他们专门发的牛奶推到我面前,问我‘王嘉龙同学,请给我讲一些关于你好朋友的事情’就没了。”

“你好朋友那么多,随便给他讲一个搪塞过去不就得了。”王耀咂了咂嘴,坐到王嘉龙身边“牛奶呢,牛奶你收了?”

“好朋友确实就你一个……”

“那我可是承蒙你厚爱了,王嘉龙。”王耀一伸手“别扯开话题,牛奶。”

“你都多大了,还喝奶。再说了,人家教授给我的。”王嘉龙理直气壮,捂紧自己的包。

“得得得,你喝你喝。”王耀看看桌上的表“我走了,我要是今天被他整了,你也没啥好结果。”

“去吧去吧,就你话多。”

反正王耀早都做好要被他点名的准备了,虽说不知道要准备些什么。

从伊利亚进教室的那一刹那,王耀的头皮连着后背就开始发麻——伊利亚一直微笑着看着他。

照着王小波的话说就是他在《革命时期的爱情》里写的X海鹰对王二的微笑,当时王二觉得这微笑就像痔疮,让他坐立难安。

但是伊利亚的微笑对于王耀来说不像痔疮,但是也足以让他坐立难安。

但是王耀“坐立难安”到最后伊利亚也没点他。

“好了同学们可以回去休息了。”伊利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王耀如释负重,扭头都要出教室门了,伊利亚又喊住他“王耀同学是吗?留一下。”

王耀瞬间觉得上课时后背发麻的感觉又回来了,没办法,只好乖乖回去,心里简直是演了出大戏——“你把这当高中呢?想留人就留人。算了,几乎天天都看的见你的脸,留就留吧。”

“布拉金斯基教授,怎么了?”王耀露出他僵硬的笑容。

“我还以为你会和中午一样跑掉呢。”伊利亚终于不朝他微笑了“中午跑的挺快啊,听说你校运会上田径综合第一,怪不得呢。”

“呵呵,教授言重了。”伊利亚停止了微笑也让王耀后背发麻的感觉好了一些

“你不听我的课的话,你打算怎么考试?”伊利亚终于收拾好桌上的教案,看着他“你不会指望我画重点你们背吧。”

“不,不然呢?”

“你们学校很重视这门课,不然不会请我。”伊利亚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你是你们物理系的高材生,理解东西肯定不难。这有套题,你拿去做,下节课交给我。”

王耀毕恭毕敬地接过题,伊利亚就一脸“我放心你,好好做”的表情离开了。

王耀回宿舍翻着卷子,他现在感觉卷子上密密麻麻的字,就和满纸爬的蛆虫差不多——让他看的恶心。

“呦呵,回来了。”王嘉龙推开王耀他们宿舍的门第一眼就看见王耀在看卷子“你还会做卷子呢。这啥卷子啊?”

“你自个儿看!”王耀把卷子拍到桌子上“我没见过还有这样的教授,强迫学生做卷子?”

“我也没见过。”王嘉龙在王耀耳边喝牛奶,吸管的声音刺啦刺啦。

“是吧,我就说……”

“没见过大学教授给学生开小灶的。这等特殊关照,你是不是贿赂他了?”

“放屁!你看看这都是啥,我看他就是故意针对我!”王耀耳边是王嘉龙吸吸管的声音,眼前又是一张狗屁不通的题,一下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诶呦,行了别愁了。”王嘉龙终于肯把早都被他喝的干干净净的牛奶那盒子扔了“楼下311说下周二首都剧场有场罗密欧与朱丽叶,票都被抢的一干二净了。”

“那你和你小女友看去啊,给我说,你想刺激刺激我?”

“哪能,您是谁啊。想约个女同学那还不简单。我想让你帮我打听打听谁还有多的,给我凑一张。”王嘉龙态度一下放软。

“还是想和你小女友看去呗。”王耀瞟了他一眼“知道了。但是,找个人,帮我写卷子。”

“绝对没问题,记得要票啊。”说着王嘉龙就走了。

“啧啧,虚假,太虚假了。”

这会儿王耀也没觉得伊利亚给他专门留题有啥不正常,但是大学教授给学生留题做也确实少见,可他也没多想,晚上睡得照样香。

后来王嘉龙倒是没食言,真的找了人给王耀做了卷子,王耀抢过卷子后,表现出他田径综合第一的水准,一溜烟跑掉了,留下王嘉龙一人,望着他远去的背影。

王耀等到这节课讲完,同学们都走了,双手捧着卷子,一步一步走向讲台,把卷子递给伊利亚。

“别和我来这套。”伊利亚看着他的样子,觉得这孩子可爱极了,于是笑出了声。

他接过卷子翻了几下,随后便露出满意的微笑:“做的不错。”

“那老师,我先走了。”王耀非常想逃离伊利亚的微笑。

“等一下。我这有一张周二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票,当做给你的奖励?要是你不喜欢看,给别人也行。”

“不。”王耀的声音突然变大,然后意识到这样不太好,又把声音放小“不,教授我的意思是,我非常愿意去看,谢谢教授。”

然后他接过票就走了。这次走的没有上两次那么快,我的意思是,至少没跑。其实王耀怪纳闷的,这教授怎么做到翻两下就判断出自己做题做的好不好,哪怕题是自己出的,也得花时间研究研究学生写的答案吧,这又不像高中,答案都明摆着。得,说不定人教授就是厉害,比不了。所以最后王耀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诶,王嘉龙,票给你搞回来了。”王耀把票放在王嘉龙眼前“要不要?”

“得了吧,人家姑娘不想和我看。”王嘉龙憋不住,眼泪一下子出来,抱住王耀,鼻涕眼泪都抹到王耀衣服上。

“那你也别拿我衣服撒气啊。诶,我这衣服老贵……”

“你把票拿回去吧。”王嘉龙突然松手,坐直,满脸沧桑。

“那我就拿回去了,你别后悔再问我要。”说完这话王耀就回了。

最后他决定自己去看,你说好端端一张票,不能辜负人家教授的好意啊,况且话剧自己也不太熟,别人请你去了解天大的好事啊,不去白不去 。于是周六他就揣着票去了剧场。

“在二层。”检票的大妈头也不抬的回答了他关于座位的问题。

王耀一边嘀嘀咕咕说着这大妈怎么态度这么差,自己如此风流倜傥也不抬头看一眼,一边上了二楼,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我天,二楼这整个一情侣专场啊。也不知道这教授咋想的。”王耀把自己安顿好后就开始观察这些情侣,他也不是羡慕的主,要是想要个女朋友,对他来说一如反掌,可惜啊,校花他都没感觉,更别说其他女同志了。

“你还真来了啊。”

“那不然,浪费一张票可不好……”王耀反应迟钝,没发觉谁在和他说话他就接人家话茬子“布拉金斯基教授啊……您还对话剧感兴趣啊。”

“你不也是么?”伊利亚转头看向他,虽然现在也是带着微笑的,但是不是让王耀感到“坐立不安”的微笑。要是王耀没觉得有什么不适的,那他和对方的对话模式基本可以参考他和王嘉龙的日常对话。

“不来白不来,不然多浪费。”

“以前看过话剧吗?”

“您别说。”王耀故意顿了一下“还真没有。嘿嘿。”

“所以你这是第一次看话剧?”伊利亚把头又扭回去,朝着舞台的方向“不带着女朋友来不觉得可惜?”

“哪能,和您这种有学问的人一起看,比和女友一起看好啊。学得多,见识广。”

王耀还在专注于他的自言自语,伊利亚听不进去了,脑子里只有王耀这一句“比和女朋友看好”,然后嘴角不经意就有了弧度。

“开始了。”

灯光渐渐变暗,幕布缓缓拉开。

估摸着有了两个多小时,王耀总之是把这话剧给熬完了,而反观伊利亚,他倒是还有些意犹未尽。

“那啥,教授,我先回了。”王耀把外套穿好,布包挎上“没啥事要给我交代的吧。”

“没有。”伊利亚把埋在袖子里的手表露出来,看了看时间“不过也挺晚的了,为了感谢你陪我看话剧,我请你吃一顿夜宵,有时间吗?”

“啊?”王耀摇摇头,又点点头“那咱们就吃夜宵去?”

“走吧。”

于是他俩就出去找小吃店去了。

王耀倒是弄不明白,伊利亚给自己送的票,我来是我自个儿的事,怎么还变成我陪他看话剧啊,要是王嘉龙他女朋友来,难不成还要谢谢她女朋友?诶,这事反正也搞不清楚,不过当下他还是弄清楚了两件事儿的——第一件,话剧可无聊,尤其是莎士比亚写的(也有可能自己没那个水平欣赏,不过剧场二层确实是个谈朋友的好地方)第二件事,自己的宵夜有着落了。

找到了地方后,王耀是几乎把菜单上的菜都来了一点,而伊利亚本来是想要点酒的,结果人家没有,也只好作罢。

王耀一阵子风卷残云,能光盘的基本光盘,伊利亚倒是也做出了不少贡献。

“教授,真的谢谢你,不仅请我看话剧,还请我吃宵夜。”王耀假模假样的作了个揖“永生难忘。”

“哈哈哈,你可真逗啊。”伊利亚眼里都是笑意,确实,这个夜晚在他脑海里也是永生难忘的。

最后两人一起骑着自行车回了学校。

一辆白的一尘不染,一辆黑的乌黑发亮,就摇摇晃晃的穿过天安门前亮橙色光的灯。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