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春

热爱生活的東京捨畜
aph/全职
专注和韩文清谈恋爱一百年

title

5
王黯就这么载着维克多驶向日出。
东方既白,就像撒着闪光粉的幕布被人划开了口子,露出排列整齐的云,和淡橘色渐变的天空。
而王黯只觉得眼前这景就像熟睡的人在无意识的翻白眼。
维克多?他不想关注日出,他只想关注王黯。 关注这个黑发赤眼的男人,如果可以,愿意一辈子关注着。 维克多使劲摇了摇头。
“可怕的思想。”他这么想到
王黯从后视镜看到维克多的样子轻哼了一声。
维克多同样可以在后视镜里看到王黯嘴角极力掩饰着的笑意。
“你笑了。对吧。”
“你小子眼够尖啊。”王黯耸耸鼻。“我已经让大原把你的那点破烂玩意儿准备好了。”
“嗯。”
然后两人就停止了对话。
但是没有停止眼神交流。 于是这一路下来,两人的脸上都有微微的红晕。
就像相互撩拨的小情侣。

到了地方大原把东西放进后备箱。王黯就开车走了。 这段路上两人依旧是一言不发。
天倒是越来越亮堂,清爽的不行。
“下车。”王黯下了车,把车钥匙抛给车旁的一个男人,然后走到后备箱把行李提出来,扔到维克多怀里。
维克多抱稳了东西,跟着王黯进了房子。
“你住三层。没事就别下来。东西我会找人给你送上去。”王黯领着维克多上楼。
屋子里东西都是齐全的,还有几本书,客厅侧面是落地窗,远望可以看到山,高高低低,此起彼伏。
维克多搞不明白王黯怎么把别墅买在郊区。
“今天我有个聚会在二楼,除非天塌下来,不然你下来我就毙了你。”王黯打断维克多脑子里的疑问“懂了吗?” “嗯。”维克多点点头“我去收拾东西了。谢谢你。”
“去吧去吧。”王黯转身下了楼。
他习惯性的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放在嘴里,点燃,抽了一会才发现味道不对。只好把烟盒拿出来看,却发现烟盒里的烟都变成了红色的kiss女士香烟。
“哼。”王黯扬起嘴角,谁知道是不是那个给他烟盒里装烟的小姑娘故意的,估计现在不知道躲哪偷笑呢。

“给大原打电话,问问人都叫好没。”王黯到了一层,拍拍站在楼梯边上的男人的肩。
“他刚刚打电话过来,说都叫好了。”男人低头。
“嗯那就好。”

晚上。
客人们都陆续进门。
男人都是西装革履,女人浓妆淡抹。
谁不知道都是些披着羊皮的狼。
不管是大腹便便,头是地中海的,还是瘦的和杆似的,顶着一头摩丝的。通通要来和他套个近乎。

三楼的维克多现在坐在落地玻璃前看着远方那些轮廓不明的山。
手边是被喝掉一大半的瓶装伏特加。

二楼的王黯此时左拥右抱。
身边的女人掐着嗓子:“王大哥都不来看我了。”
王黯只是喝着酒,一句话也不想说。

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嘈杂。 男男女女凑成堆,就像一个反应堆,马上就要爆发出自己的本性——肮脏,愚蠢

王黯打了个响指,屋子里的光线变得昏暗
营造气氛。
营造给他们充分爆发的气氛。

突然王黯眼前好像闪过一双眼睛,温柔又坚定的看着他。
突然他觉得身旁的女人身上廉价的脂粉正在掉落,塞满他的毛孔。
突然他觉得这样恶心到反胃,他想发火,让他们都滚。

他低下头,压制着内心的怒火。

维克多不知是抽了什么风,下到二楼。

一点也不畏惧王黯要毙了他的威胁。
他就在这群人中挤来挤去,最后看见了王黯。
看见低头猛灌威士忌的他。

王黯抬头,对上了维克多的眼睛。
他没有遵守承诺。
他没有一枪崩了维克多。
他只是专心的看着维克多的眼睛。

让人眼花缭乱的彩灯,穿着带有夸张色彩搭配的男男女女勾肩搭背,手里拎着酒瓶,走路摇晃,让人情迷意乱的慢摇,摩擦着彼此的身体,各种香水和酒精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就这么消耗着自己的生命。

维克多的眼睛却像纯净的宝石,在这些颓靡的东西中间熠熠生辉。
王黯不知发了什么疯,起身,喊了一句“滚。”
大家先是愣了一下,以为他在开玩笑,又继续自己的事情。
“老子他妈让你们这群畜生滚!”王黯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枪,朝面前的玻璃茶几开了个洞。

人群涣散,尖叫声不断,原本直立着的“绅士”“淑女”们,都趴在地上,连滚带爬的出了门。
像一屋子狗,“轰隆隆”的夹着尾巴都跑了。

只有维克多还稳稳当当站在原地,看着王黯。

那双眼睛坚定又温柔。
王黯抛下枪,踉踉跄跄地朝维克多走去。毫不顾忌的倒在维克多怀里。
维克多也不避闪,踏踏实实地接着王黯。
相拥。
相吻。
随后就是无尽的缠绵。

PS.文中提到的kiss女士香烟是俄罗斯kiss散拼女士细支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