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春

热爱生活的東京捨畜
aph/全职
专注和韩文清谈恋爱一百年

title

4
以往热闹的别墅现在空荡荡。
只有王黯一人。
说实话他没什么朋友,他也不敢有朋友。
干这行的话,为了钱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
他突然想打电话给维克多,想把他叫来。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想看着他。
“呼。”王黯把衬衫脱下来扔到一边,坐在沙发上,叼一根烟,从桌上摸了一个打火机,点燃。

一周后。
王黯站在红木门前,打着哈欠,手里是半截香烟。
“维克多。”王黯在楼道里叫住他“你看过海么?”
维克多转过身,手里端着早饭:“没有啊。要吃早饭吗。”
王黯推开门,招呼他进来:“是你给我做的啊。怎么会想起来给我做?”
维克多把早餐放在王黯的桌子上,摇了摇头:“寄人篱下以及灰姑娘的故事你总听过吧。”
“呵。”王黯拿起一片面包,撕下一小块,送进自己嘴里“那我还得谢谢你没我给我下毒。”
“黯。车准备好了。”大原敲门,提醒王黯该出发了。 “走,小子。”王黯撂下剩下半片面包,搂住维克多的脖子往出走“我带你看海去。”

清晨。
海风很大。
他们下车,面朝大海。
海风把维克多和王黯的头发吹的乱七八糟。
维克多的围巾被吹起来,王黯闭着眼睛,深呼吸。
“真好看。”维克多任海风吹乱他的头发,就这么面对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像一大张湛蓝的布,覆盖在深不可测之上,海浪反反复复。
可大部分人只看得见丝绸般的蓝色,永远看不见海下的波涛汹涌,弱肉强食。
王黯慢慢睁开眼,偏过头看着维克多——发丝紧贴着他的脸颊,红色的围巾随风飘起,像一面鲜艳的旗帜,立在大海之上,独特又孤单。
“喂,臭小子。”王黯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夹在食指和中指间,走近维克多,捧上他的脸,轻轻地在他唇上留下一个吻。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吻。

在王黯捡到维克多不过一个月的时间里。

“咳。”维克多一把推开王黯,脸上显出微红“干什么。” “哈哈哈哈。”王黯把烟点好,放进嘴里,吸一大口,又吐出一连串烟圈“小屁孩。”

王黯从不像别人一样,他不懂爱情为什么要默默付出,他只知道,想要的东西要第一时间抢来。

两人眼里装着大海。
心里装着吻。

“走,回。”王黯把烟头扔进海里,拍拍维克多的后背,走向车“你以后就和我住。”
“为什么?”维克多转过身,跟在王黯身后。
“怕你把床压塌。我家的床比较结实。”王黯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到座椅上“上车吧。”
维克多坐到副驾驶上,系好自己的安全带:“好。那我以后就和你住。”

PS:最近状态不佳,越写越没感觉。这节估计会删掉重来。感谢各位看完我废话。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