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春

热爱生活的東京捨畜
aph/全职
专注和韩文清谈恋爱一百年

title

3

维克多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脖子上的伤。
他的指尖拂过自己的伤疤。
这些伤怎么来的,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他唯一清楚的就是这些伤疤令他受了多少羞辱。
他在嘈杂的人群中都可以听见嘲笑。
像海浪,反反复复,一次一次狠狠地拍打着他的心。

门口传来敲门声:“围巾已经放在门口了。”
随后便是逐渐消失的脚步声。
维克多打开房门,把地上叠的整齐的红色围巾拿起来,围到脖子上。
围巾是全新的,带着一股塑料包装袋的味道。

“请问那位先生的房间在哪?”维克多在楼道尽头找到一个人。
“嗯?先生。”被问到的人有点疑惑,随后又明白他在说什么“你在说黯对吧。五楼,有一扇红木做的门,那间房子就是他的办公室。”
“他的房间呢?”
那人“噗嗤”一声笑出来:“他那么有钱,干嘛住宿舍啊,他有一栋自己的别墅,离这里一个小时车程。”
“谢谢。”
“没事。”

维克多对王黯这种对下属的信任感到不可思议,连这里离家多远都有一个大概的概念。

“红木门……”说着他就已经走到了门前。
深呼吸,鼓起勇气,敲门
“邦邦邦”
没人应答
“邦邦邦” 还是没有人。
维克多推了推门,发现门没有关紧,便悄悄进去了。

王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黑色的衬衫隐隐约约勾勒出他的肌肉和他的背部线条。
维克多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他蹑手蹑脚走近王黯,轻轻地取下衣架上的外套披在王黯身上,生怕打扰到他。

但是王黯在维克多推门进来的一刻就已经醒了。
因为自己“职业”的原因,他的睡眠一直很浅,如若要是有人发出一点声响,王黯就会立马发脾气,请他滚出去。
可是这次没有,他主要就是想看看维克多想干什么。

当他感受到身上的外套的时候,身体抖了一下。好像从没有人给他披过外套,这种感觉也是第一次,让他有点不适应。
而维克多对他的反应吓得不轻,以为下一秒王黯就要起来吼他。
“嗯?”王黯缓缓抬头,把胳膊抻直,伸了个懒腰,又把手收回来,揉了揉太阳穴“你来干什么?”
“不知道。”维克多看着王黯,眨了眨眼“就是想来,可以吗?”
“随你。”王黯把维克多给他披的外套紧了紧“以后别在我休息的时候进来就好。”
“那我先走了。”维克多扭头打算出门,又被王黯叫住。 “等等。”
“嗯?” 他伸出手,指了指维克多脖子上的围巾:“舒服吗?”
“舒服。”维克多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他
看着王黯的手失了神,他从来没见过一个男人会有这么好看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他只是觉得,这么好看的一双手天天被烟熏着不太好。
“你,没事吧。”王黯觉得维克多有点晃神“生病的话就给大原讲……”
王黯本还想说下去的,但是他停下了。
他觉得自己有点不像自己了。 怎么这么关心这个和自己还没待过二十四小时的人。
“走吧。”王黯伸出舌头润了润自己的嘴唇“没事了。”
没事了?
怎么可能。
王黯自己心里清楚。
有事发生。
还是一件关乎自己一生的大事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