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春

热爱生活的東京捨畜
aph/全职
专注和韩文清谈恋爱一百年

title

2
※内有意大利黑手党卢西安诺出没

车上四个人。
王黯,维克多,司机和之前那个男人。
司机透过后视镜,瞟了两眼维克多。
很不幸,被王黯发现了。
“你要是再看,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给老子好好开车!”

然后,车里又安静了。

“黯……这孩子,打算怎么处置?”那个男人下定决心开口问他。
“一会给他买两套衣服,回去给他腾个房间出来”王黯顿了顿,伸手抓了几下自己的后脑勺“怎么处置?供着呗!”
维克多一直不说话,安安静静坐在王黯身边。
“热么?”王黯伸手握住维克多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 “不行!”维克多突然激动起来,一把把王黯的手拍下去。
很明显,王黯对维克多的反应没有准备,他怔住了一会,甩了甩手:“得,爷不管你那档子破事。”
莫约过了十几分钟,车停在一栋楼前。
“下车,小子。”王黯打开车门走出车,在门口等他。
维克多下了车,站在楼前抬头,天气不错,万里无云。 “带他去洗个澡,衣服买好给他。”王黯又想了想“再给他买两条围巾。别这条围巾馊了熏着我。”
“好。”回答完后,男人就带着维克多离开了。
王黯上楼,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但事实上王黯从不把自己的房子叫办公室,他觉得这么叫好像是自己在给别人打工一样。

“黯,有电话。”说话的男人叫大原。
“不会是那个意大利呆子吧。”王黯解开外套扣子,松了松自己的领带,坐在椅子上。
“嗯。是卢西安诺先生。”
“电话给我。”王黯朝着大原的方向伸手。
大原把电话接好,递给王黯。

“喂,Wang。你怎么才接电话啊。”电话那头的人带着笑意“不会又玩女人去了吧,在你们那边的话,才早上吧。你蓄点力,晚上还有一波呢啊。”
“呵,谁都像你一样?又怎么了?”
“听说你在街上捡了个俄罗斯人啊。厉害啊。”
“呦,我这边事情还没捂热乎呢,你就知道了。你这内插效率够高啊。”
“不敢,你往我这里安的人我还没找出来。”电话那头的人突然话锋一转“我的货,什么时候能拿?”
“半年。”
“你这军火商当的不合格哦,最好快点。”卢西安诺又把话题岔开,“我还想见见那个孩子。”
“知道了,等着吧。”王黯没等卢西安诺再说话就把电话挂了“真他妈屁话多。”

王黯在椅子上坐着,双肘支在扶手上,两手交叉,撑着下巴:“大原你在这呆着,我下去看看维克多。”
“嗯。”男人把门拉开。

王黯出门,下楼,站在维克多房间门口,用脚轻轻踹了两下门“我进去了。”

然而维克多还没准备好,他还没有把上衣穿好,就看见王黯进了房门:“我还没穿好衣服。”

“都是男人,有什么不能看的……”王黯上下打量着维克多,突然看见他脖子上的伤——并不只是一点,而是整个脖子上都是伤。被缝过针的地方长出的肉和皮肤的感觉相差不少,看上去很扎眼,令人难受。

“维克多,我叫人去给你买新的围巾了。”王黯好像想到了什么,插进口袋准备套烟盒的手又停下了“如果不想出去见人的话,饭会送到你房门口。想吃就吃。”

说完这番话,王黯就走出了房间。

一瞬间,王黯有点难受。
久违的心痛。
当他看见维克多脖子上的伤时。
“呼。”王黯靠在墙上,深呼吸。离开了这个楼层。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