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春

热爱生活的東京捨畜
aph/全职
专注和韩文清谈恋爱一百年

女朋友是法醫的話會很辛苦,請多體諒吧!

全職乙女
孫/韓/王/葉
有ooc

孫翔
有一次約會我聞到一股有一絲甜甜的味道,我以為她噴香水了。問她今天是不是噴香水了。她說這件衣服是她三天前出外勤的時候穿的,掛在陽台通了兩天風才敢穿。沒想到還有味道。
“可是這不是臭味啊。”
“香到極致就是臭,臭味不夠明顯也算是一種香。這麼解釋你懂嗎?”
                    
——《沒文化都不好談戀愛》

韓文清
我有幾次在戰隊裡事情沒處理完回去的比較晚,結果發現她不在家。我打電話給她,她說她在局裡辦案可能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飯在鍋裡自己熱熱吃。 當然不只這一次,很多次半夜兩三點給她打電話讓她去出外勤,她都是二話不說把衣服穿上就跑出去。
                    
——《我問她這樣值不值得,她覺得自己是在探求真相,遲一點都不行》


王杰希
親愛的很少和我一起吃飯,她幾乎每次出完任務都是在局裡的食堂吃飯。我一次去接她,她不肯出來,我以為她是生氣怪我,結果她說害怕身上的尸臭味太大,打擾我的情緒。本來找個法醫做女朋友就很讓人難以接受了,不想再給我添加太多負擔。
                   
   ——《沒關係的,喜歡你和你的職業沒有關係,我懂你的堅持,我會一直支持你的。》


葉修
我有時候實在是不明白媳婦為啥一定要在吃飯的時研究受害人的圖片資料,還一擺一大桌,真的讓人難以接受。我向她反映了一下這件事,她一臉不屑的對我說,要不然和我去一趟現場,蹲在受害人身邊吃。我立即拒絕。
“有的證據不及時查出來的話,對辦案有很大的影響,可能會直接決定最後的審判結果。為了大家,葉神你就稍微忍一忍。”

                      
——《媳婦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忍就忍。》

女朋友奇怪的瞬间

是段子
叶/韩/孙/乐/黄
谢谢观看

叶修
一次生日,其他人的礼物都是毛绒玩具,耳机,键盘一类的。
她送我的是——电子烟。
关于为什么送我电子烟,她的解释是这样的“老年人抽电子烟对身体伤害小”
                   ——《还真是…无法反驳的理由》


韩文清
我陪她逛街,一切都很正常。
突然,她抓了一把我的屁股,并且用一种诡异的笑容看着我,竖起了大拇指。
“手感一级棒!”
                  ——《等我回家好好收拾你》


孙翔
她那天举着手机给我看一家餐厅的情侣优惠规则
“拍亲密的大头贴并且答对关于对方习惯的三道题,就可以打五折。”
我以为他们这些女孩子都爱这么暗示,结果我衣服都穿好了,她问我干嘛去。
“你不是要去那家餐厅吃饭吗?”
“我没说啊。”
                       ——《女孩子的心思还真难猜啊…》


张佳乐
最开始我们俩都扎辫子。她觉得不妥,认为家里阴气太重,要把自己头发剪短,中和一下。
我想好多女孩子都爱把头发剪短,类似于学生头,很可爱,我就同意了。
但是谁能告诉我她剃了个圆寸?
                      ——《你变秃了,也变强了》



黄少天
也不知道大师傅怎么炒的菜,竟然那么辣,我的嘴直接被辣的又红又肿。
中午吃完饭我看见我家靓女在会议室门口等我,我过去刚打算开口求安慰的时候,她竟然拿出了手机。
“我记起来有个口红没买,你嘴唇的颜色提醒了我。”
                      ——《口红可以晚点买,靓女你先关心一下你的男朋友好不好,他现在心灵受到了伤害》

暴躁乙女韩文清x你

有些ooc
不管怎样谢谢观看
笔芯

韩文清虽然严肃但不是呆板又古老的人,所以你也理解这个男人坐在吧台旁喝着啤酒,时不时观望周围的这种举动。

“发什么呆?给人送酒去。”

你这时才反应过来,于是急急忙忙跑到吧台拎了两瓶酒给客人送去——也顺便看看韩文清,当然是在保持高度粉丝素质的同时。你是霸图的忠实粉丝,最喜欢的职业选手是韩文清,其他人都满天宣传周泽楷和黄少天这种少年感的时候,你却不屑一顾。认为韩文清这种强硬又踏实的感觉才是最好的。

“您好,您的酒到了。”你将酒瓶放在桌上转身要走时,后面一个男人却一把抓住了你的手腕,拉你坐下陪他喝酒。

“对不起,我是服务生…”

“狗屁服务生,不就是钱吗,我有的是,陪我坐下来喝两杯酒又怎么了?”说着,他把钱塞进你的热裤口袋里,顺手摸了一把你的大腿。

“操!”你把钱从口袋里抽出来塞进了那个男人的嘴里“我说了我是服务生,你他妈自己给脸不要脸,断子绝孙的太监!”

然后你夺门而出,站在门口的其他服务生目瞪口呆地看着你。你把上午结的钱撂到前台,让前台把钱给经理。

你转身离开,发现韩文清还没走,好像在看你。

刚走出酒吧没几步,后面就有几个人追上来,你不用想都知道是刚刚那几个男人,你只好强装镇定,毕竟是在大马路上,他们也不敢拿你怎么样。

“小妞,知道自己闯祸,跑的怪快的。”

“我没闯祸。不要脸的可是你们。”

这几个男人装声势,一步步紧逼着你,就在你无计可施的时候,你听见一个人叫着你的名字。

“怎么不回家?要我带你吗?”

你睁眼看见是韩文清,觉得奇怪又惊喜。而那几个男人早就跑掉了。

“谢谢帮我解围。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你把钱塞进那个男人嘴里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我特意问了一下。不介意吧?”

虽然嘴上说着不介意,但是内心却慌得一批,不知道自己这个行为到底是给他留下了怎样的印象。

“谢谢韩队,我回家了。”

“韩队?”

韩文清知道这一般是粉丝的亲切称呼。他在打听你名字的同时也知道了你得过两次全国大学生荣耀竞技赛金奖,这样的好苗子为什么他当初没发觉,如今却在酒吧前台口中打听到,不明觉得可笑。

同年的青训营招生期间,韩文清无意中发现了你的简历。发现你不仅用拳法家打游戏厉害,事实上你还得过拳击比赛的奖牌。

他把你的简历单独放到一边,眼睛里是以前没有过的笑意。

(发现自己写乙女也喜欢强x强Σ(゚∀゚ノ)ノ)
有脑洞的话,会继续写

我和阿阳

允许我胡闹一次可以吗
这是自己一个还没写完的故事
如果你能喜欢那真是再好不过啦

我常听见阿婆给我讲那只紫色圆筒的故事。这个故事冗长而又乏味,阿婆常会从太阳高照讲到日暮。途中我会打几次盹以缓解这个故事的枯燥。我对这种类似诅咒的故事丝毫没有兴趣,可是每每到了周六下午,阿婆便会把睡中觉的我叫醒,用一种含糊不清的声音说着故事的开头。关于紫色圆筒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
“从前有一户人家,家里没有女人的,只有一对双胞胎兄弟……”
当阿婆把第一句讲完,我的心就飞走了。我会想到为什么我没有一个兄弟,如果我有一个兄弟,我就不必再去走很远的路去找阿阳玩,看他妈妈的眼色。村里的人都说阿阳的娘是个寡妇,所以年纪轻轻就有了那种哀怨的眼神。村里的小孩也会围着阿阳朝他吐口水,说他是个“小野狗”,嘲笑他娘是个寡妇。我从不这样干,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也这么干,他肯定会抹着眼泪,奶声奶气地骂我。这种情形令我想到女孩子撒娇。可我又不敢开口向他道歉,不然他会哭的更狠。如此循环,阿婆讲的越久,我想的越多,我会想到为什么阿阳生了副女孩子的嗓子,是不是他女扮男装,更甚者我会想到阿阳以后娶的女孩是什么样。我觉得那个女人一定要和阿阳互补,所以她一定膀大腰粗,长者浓密的眉毛,脸蛋晒得红黑,说话粗声大气,我想不出哪个女人会长成这样。于是当我在心里描摹她的模样时,都会忍不住笑出声,然后阿婆就会瞪我一眼,用我听不懂的俚语骂一句,接着用奇怪的音调和含糊不清的声音讲着这个冗长的诅咒故事。阿婆只会这一个故事,说明她讲故事的技巧很差,但是却把时间控制的很好,因为她讲完故事我还可以去找阿阳玩两个小时,但是阿婆似乎对此很不满意。她一讲完故事,我就跳下炕跑出去,阿婆扯着嗓子问我干什么去,我就说,找阿阳去啦!我这时就会有种感觉,好像听见阿婆用俚语骂我。
阿阳被她娘管的很严。周一到周五要去上学。阿阳在一楼,我在三楼。他比我早到学校,只有在下午放学的时候才能碰个面,然后他就会感觉回家免得他娘骂他。我有一次拽住他的书包问他,你妈会骂你什么啊?他回答我,我不知道。因为我回家从来没晚过。我便嘻地笑了一声,抱着他滚进旁边的泥地里,往他衣服口袋里塞泥巴。他无力的推搡着我,哭声和一个婴儿一样。我们俩怪异的行为吸引了一堆小孩,那群小孩张着嘴指着我和阿阳,说缺牙巴和“小野狗”滚泥地,缺牙巴也要变成“小野狗”!我要告诉赵阿婆去喽!我抓起一把泥扔到他们身上,张口就骂,你们这群连毛都没长齐的小杂种,赶紧滚回家吃奶去!小孩儿们一听都赶紧跑走了。我扭过头得意的看着阿阳,他却用一种惊慌的眼神看着我。他赶紧推开我,掏出身上的泥巴跑回家。我跌坐在泥地里模仿着阿婆那句骂人的俚语。我不清楚我在骂谁,也许只是单纯的模仿。
我拖了一身的泥巴回家,阿婆看见我后便拎起我的耳朵,用一种尖锐的声音问我干什么去了,我如实作答,我说我和阿阳在泥巴地里玩。阿婆这次没有再用尖锐的声音扎我的耳朵,她只是叹口气,用脚尖轻轻踢了下我的屁股,让我赶紧去洗干净。
第二天下午放学我看间阿阳左顾右盼,便上去拍了下他的肩膀,问他,你昨天跑什么。他的嘴唇张开又闭上,我忍不住又拍了他一下,他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我看着他惶恐的神色笑了出来。他没有反击我,只是一直盯着我,摇摇头,这使我想到了昨天阿婆的叹气,于是我瞪大眼睛看着他,用着阿婆的语气朝他吼道,你装什么装!不说就不说,摇什么头?说罢,我恶狠狠地掐了下他的腰,他扭头用一种无辜的眼神看着我,从他轻咬的嘴唇里我感觉他肯定很疼,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说。我只好故作轻松地给他说,我昨天被阿婆骂了,你妈骂你没有哇?阿阳点点头又摇摇头,回答我,她只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然后阿阳就跑走了。你妈也没骂你那么着急干什么。我跳下台阶,大摇大摆地走回家,出于某种我摸不清楚的心理,我故意绕了点路去了阿阳家。我站在他家后窗叫他。我叫道,阿阳,阿阳,你在不在,快出来然后我就听见他用细细的声音回答我,来啦,来啦,找我干什么?没什么,你周六出来玩吗?我用手轻轻扣了下他家窗户,让他开窗,但是阿阳没有开窗,他从窗户缝里往外边扔了两颗糖,他说他想听阿婆讲的故事,明天去齐老头的草垛子那儿,讲给他听。我拾了他扔出来的两颗糖就回家了。
我记得那天的下午与往常都不同。也许是因为走了一条以前不常走的路,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阿阳奇怪的要求,我感觉李家瞎了一只眼的狗一直在看着我,我从东头走到西头,那只狗露出它的牙低声发出“唔”的声音。我是不怕狗的,甚至可以用把狗打的夹着尾巴逃走。可是我却对这只狗心生恐惧,但是我依旧鼓起勇气吓唬他,尽量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向他吼道,有棍子的话,我把你另一只眼也打瞎!
到家阿婆问我是不是绕路去了阿阳家,我本来想隐瞒,结果还是被阿婆发现了,我只好承认。阿婆让我以后少去,卖肉家的狗瞎了只眼,凶得不得了。我抓了案板上的一块凉窝头塞进嘴里,两腮鼓鼓的,像是要爆炸一样,就又吐了出来。阿婆瞪了我一眼,狗崽子明年喝西北风。我倒是不以为然,心里还想着那只狗,开口便说,要是有棍子,我就把它另一只眼也打瞎。阿婆,那狗的眼睛是紫的。这时阿婆突然扭过头看着我。我见她的眼珠子在抖,脸上下垂的肉也在抖,干燥的嘴唇也在抖。一会,阿婆抖动的嘴唇中又冒出那句俚语。我觉得怪异,便跑走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关于那狗的梦。我梦见那狗的眼珠子变得又滑又亮,像一颗圆润透明的紫色石头,通身都散发着紫色的光。它开始跑,不停地追着阿阳。阿阳跌跌撞撞地跑到我身后,用尖细地声音叫着,岐山,岐山,快打瞎它的眼睛,不然它会咬死咱们俩的!我刚要拾起棍子朝那狗脸上挥的时候,阿婆就把我叫醒了。
没个周六的早晨阿婆都会很早叫我起床。我们俩坐在炕上。我写作业,背书。她拿一根针纳鞋底。但我常常会分心,我的眼珠子随阿婆纳鞋底的针上下转动,眼神像线一样穿在粗针上穿过厚厚的鞋底再穿回来。为了防止阿婆用那恶狠狠的眼神瞪我,我通常会在走神的时候嘴里再念叨些什么,反正阿婆也不懂。等到太阳晒屋顶的时候,阿婆就会把纳泐一半的鞋底放在炕上,起身去热饭。趁着这二十分钟她不在,我就会跑到最近的地里挖蚯蚓,然后灰头土脸的回家,换上阿婆的一顿骂,我才能去吃饭。阿婆吃完饭后会把猪食和好,我就负责给猪喂食。等到猪吃的心满意足,开始休息的时候,我才能回屋睡觉。午睡时我又梦见昨晚的梦,而阿婆也同样在我挥棒打狗的时候叫醒了我。接着阿婆就开始讲哪个冗长的诅咒故事。与此同时,我也想到阿阳的两块糖。但是我实在困得很呐,便想第一句已经听过了,眯一会就起来。但当我再次听见阿婆含糊不清的声音的时候,这个故事已经结尾了。所以我听见故事的结尾便是这样的。
“野狗咬死了兄弟俩,可是看见的却熟视无睹。后来他们家里的紫色圆筒就被邻居家拿走送人了。邻居把圆筒送给了一对兄弟俩,兄弟俩家里没有女人的。”
我对这种故事嗤之以鼻,哪有这么巧的事?这种无聊的故事我也能讲,我决定把中间不知道的部分编给阿阳听。我赶紧往齐老头那里跑。我到的时候太阳就快落山了。阿阳屈腿坐在草垛子上,阳光从他弯曲的双腿间透过,我站在草垛下看着阿阳被风灌满的衣服,一瞬间有些恍惚。我大叫到,阿阳我来啦。阿阳扭过头来看我,他咧着一张嘴,不知道表情是哭是笑。我麻利的爬上草垛,坐在他身旁给他讲故事。我讲故事时他一直看着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一直看着我,我就会龇牙笑。阿婆这个无聊冗长的故事被我讲的又短又好笑,对此,我感到心满意足。

少年盗圣

白展堂边磕瓜子边叙述完了自己荣膺盗圣名号的过程。叙述的云淡风轻,就和说昨天大嘴的菜炒糊了一样平常。
鄙人技高一筹,就被戴上了这顶帽子。白展堂把瓜子皮吐到桌上,摆摆手这么说。小郭问 ,楚留香呢?白展堂又抓了把瓜子回答她,比赛前儿个晚上我把他灌醉了。他和我打赌输了,我就罚他去赵太保家偷壶秋露白。还没喝几杯呢,他就醉了。后来呢?后来?忘了,后来我就没见过他了。
白展堂也有些可惜。
楚留香你怎么就不见了呢,那壶秋露白我还没喝够啊。

她喜欢……

临时产出,谢谢观看
韩/周x你
周泽楷

很多人被小周圈粉是因为他长的帅,对待粉丝非常温柔,还是“枪王”。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

这天记者会,问题都是差不多的“您怎么看待这次比赛”“对xxx的看法如何?”“队内还有什么其他安排吗”

小周也是照例回答“发挥不错”“很好”“有”

直到一位勇士冲出来问了一句“周队有女朋友吗?如果没有喜欢什么类型的?”

当所有人都以为小周会报以微笑时,他却低头思考了一会儿。

“嗯。”

嗯?“嗯”是什么意思,有还是没有?这一个字在现场掀起了巨大的波澜,记者纷纷涌上前

“周队已经有女朋友了吗?能说说她吗?”

“嗯。”小周把话筒拉近了不少“她很好。我很喜欢他。”

“为什么喜欢她?”

“因为……”小周顿了顿“因为她喜欢我。”

周队,你听见女粉丝的心碎声了吗?

事后你看见这次记者会,你问他“你的女粉丝可是掏心窝子喜欢你,你这个回答太潦草了。”

“那你不喜欢我?”

“喜欢喜欢。当然喜欢,我们家小周我最爱啦!”

                        ——《其实你觉得周泽楷可以再多夸夸你的》

韩文清

“走,出去吃饭!”

你突然从沙发上蹦起来扶住韩文清的肩膀。

“为什么不在家里吃?”

“突然想换个口味了。走嘛走嘛。”

于是在你的百般攻势下韩文清最后还是答应你了。

“这家餐厅特好,我都订好了。我给你讲啊,最好吃的是哈密瓜味的巴菲,还有还有……”

韩文清看着你在对面手舞足蹈的说着,自己也生出笑意“好吃的话就吃。”

“那好,你买单!”

“好好好,我买单。”

你们两人的位置居于餐厅中心,是个非常引人注意的位置。吃到一半,你突然心生邪意,很大声的说了一句

“哥,咱俩单独出来吃饭,嫂子会误会的吧。”

说出这句话后,你就后悔了。你感觉到众人的眼光纷纷冲着你俩,韩文清的脸也黑了不少。

完了完了,自己太皮,闯大祸了。你这么想。

韩文清抬手,你以为他要把你抓回家去好好教训你一顿,结果他只是叫来了服务生。

“很抱歉,这是我女朋友,她喜欢胡闹。”

对对对,咱们也别忘了韩文清的名人效应——所以,这算间接公布恋情了?

                             ——《你没有嫂子,所以生气的只有我一个》

突然觉得好对不起你们
自己的中篇写的并不好,但是还有人在喜欢,感动
(´д⊂)
我会努力进步的!

长安将军5

韩文清x你
【1】
【2】
【3】
【4】
你记得小时候你只看过一次长安城里的烟花,漫天都是,坐在高高的城楼上,感觉烟花触手可得。可那一次后,家里出了意外,变搬出了长安。你就再没见过长安城里的烟花了,也没见过那个姓韩的男孩。你也打听过,长安城七十二坊,姓韩的多了去了,宣阳坊里茶庄老板就姓韩,肥头大耳,天生一副奸商模样。

也不是每个姓韩的都这样。

比如韩文清嘛。

可是你也不敢想,自己都快被官府通缉了,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门不当户不对的,硬要求个结果,还给自己落个差名声。何必呢。

虽然这么想,你还是时不时会打听韩文清的情况。打听的越多,你越觉得,韩文清就是你喜欢的感觉——威风凛凛,一表人才,做事说一不二 啧啧啧。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明明都是有媒的男人了,还做出这种事!”你这句话极大声,路过的人听的一清二楚。可是没人知道你说的是谁,还以为就是姑娘家家发脾气。

韩文清这边估计是一见你来,心都慌了。剩下的部署直接全权交给军师,怕的是做出不合理的规划,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败了可就坏了。

其实韩文清在你邀他入寨的时候就有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只不过他不敢确定,这一面之缘,怎么会这么轻易被说中。

直到你和他在寨子里偶然提到“长安城的烟花很好看,可惜只看过一次”的时候,他才意识到。

一面之缘,就是这么轻易被说中。

所以那张纸上,写下的东西都是真的,给你的玉佩也是真的,你对他来说也是真的,不再是城楼上那个等不到的人了。

你在半夜惊醒,慌慌张张跑出去,发现人早已走的差不多了。

天微微亮,风吹来还是有些冷,发丝黏在脸上,你也顾不照管,只是跑进韩文清的帐子。你不太确定自己这么做为什么,但是却给你一种安心和归属感。

韩将军的作战风格就是速战速决。你在韩文清的帐子里呆到第三日清晨时,他就回来了。

不过那时你还没睡醒。

韩文清看见你趴在他的桌上,身上只一件单衣,就开始心疼。

“怎么不回去睡?”

“韩文清!”你听到他的声音一下就醒来“你没事吧?”

“我很好。”他给你披上一件衣服“倒是你,别生了病,叫人担心。”

“谢谢。不过,我也不是特意关心你。只是怕,怕,怕我没人送我回去。”

“知道。明天就回去。”

“对了,你说仗打完了要和我说什么?”

韩文清突然笑了“现在就要说吗?”

“不然呢?再过两天咱俩就分道扬镳了,不说就来不及了啊。”

“我是韩文清。”

“啊?”你一脸疑惑“不然呢?”

“是二十年前陪你在长安城城楼上看烟花的小男孩,是韩文清。”

那一瞬间,你觉得山崩地裂。瞪大了眼睛看他“你哄我呢吧?”

“哄你做什么?你不是江湖人吗,让我白白等了你十几年,是不是要赔偿我?”

“赔偿?赔什么?你可是大将军,要啥有啥,我没什么奇珍异宝讨你欢心。”

“有。你就足够讨我欢心。”

你感觉脸烫烫的,不敢抬头看他,只好撇开话题“什么时候回?寨子里还有急事。”

“后天。”

“知道了,我回去。”

韩文清看着你慌慌张张跑出帐子,心里却生出一丝安心。

昨晚梦见老韩
他问我怎么有事没事就去霸图
我说我想你了
然后,他脸红了!故作镇定地说“嗯,我知道了”
我靠!可爱死了!啊啊啊啊啊

分手怎么不成功?

临时产出,但是还是谢谢观看!
叶/孙/韩
男神视角
叶修

她真的生气了,我怎么劝都不管用。

想想自己确实对她不上心,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却不在。

“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别吃泡面了,少抽烟,对身体不好。”

我从身后抱住她。

然后她口误说了句

“烟头,你松手。”

                                     ——《不是我真的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幸好还是把她哄回来了》

孙翔

她一怒之下就摔门走了。

其实自己也向很多人请教过怎么哄女孩子,可能就像其他人说的,我情商太低了吧。

如果,如果能再来一次的话……

才不要再来一次!我跑出去追她,才发现她一直站在电梯口。

“孙翔!混蛋,你怎么才来!停电了,我怕。”

“不怕,我在。”

                            ——《或许我的嘴不甜,可是,爱情是不需要技巧的》

韩文清

她机票已经订好了。一声也没说,领着包就去了宾馆。

幸好我们俩手机的提醒通知是同步的,不然就彻底失联了。

第二天早上我在宾馆门口等她

“韩文清?你怎么在这?”

“机票订的早上7点的。平常七点前雷都轰不醒你。误机了吧?”

“那个,早饭……”

“油条,豆浆,麻团,外加半个三明治,车里。和我乖乖回去,不耍性子就给你吃。”

                          ——《就是要把你宠出小毛病》《这样回头才会发现我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