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春

热爱生活的東京捨畜
aph/全职
专注和韩文清谈恋爱一百年

错过

短小并且ooc
韩/孙/周x你
沙雕脑洞

韩文清
赛后抽奖幸运观众上台互动,我选的座位恰好在她旁边,在选第二个的时候,我让主持人把第一个幸运观众的邻座也叫上来。
但是她没上来。
因为她坐第一个幸运观众的左边,而主持人点了右边的人。

孙翔
我小号遇见了个对手,一直缠着我和我PK。并且非常诚恳地说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玩游戏了。我说那就后天四点上线。
第三天我的训练计划改了,就没有上线。后来我再登小号,她就没有出现过了。

周泽楷
和她分手后就没再见过她了。那天我去快餐店买吃
的,看见前面一个背影很像她,我打算到前面去和她打个招呼,但是一个阿姨抱着孩子插进队里,我买完吃的扭头去找她,才发现她早就走了。

我和阿阳

允许我胡闹一次可以吗
这是自己一个还没写完的故事
如果你能喜欢那真是再好不过啦

我常听见阿婆给我讲那只紫色圆筒的故事。这个故事冗长而又乏味,阿婆常会从太阳高照讲到日暮。途中我会打几次盹以缓解这个故事的枯燥。我对这种类似诅咒的故事丝毫没有兴趣,可是每每到了周六下午,阿婆便会把睡中觉的我叫醒,用一种含糊不清的声音说着故事的开头。关于紫色圆筒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
“从前有一户人家,家里没有女人的,只有一对双胞胎兄弟……”
当阿婆把第一句讲完,我的心就飞走了。我会想到为什么我没有一个兄弟,如果我有一个兄弟,我就不必再去走很远的路去找阿阳玩,看他妈妈的眼色。村里的人都说阿阳的娘是个寡妇,所以年纪轻轻就有了那种哀怨的眼神。村里的小孩也会围着阿阳朝他吐口水,说他是个“小野狗”,嘲笑他娘是个寡妇。我从不这样干,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也这么干,他肯定会抹着眼泪,奶声奶气地骂我。这种情形令我想到女孩子撒娇。可我又不敢开口向他道歉,不然他会哭的更狠。如此循环,阿婆讲的越久,我想的越多,我会想到为什么阿阳生了副女孩子的嗓子,是不是他女扮男装,更甚者我会想到阿阳以后娶的女孩是什么样。我觉得那个女人一定要和阿阳互补,所以她一定膀大腰粗,长者浓密的眉毛,脸蛋晒得红黑,说话粗声大气,我想不出哪个女人会长成这样。于是当我在心里描摹她的模样时,都会忍不住笑出声,然后阿婆就会瞪我一眼,用我听不懂的俚语骂一句,接着用奇怪的音调和含糊不清的声音讲着这个冗长的诅咒故事。阿婆只会这一个故事,说明她讲故事的技巧很差,但是却把时间控制的很好,因为她讲完故事我还可以去找阿阳玩两个小时,但是阿婆似乎对此很不满意。她一讲完故事,我就跳下炕跑出去,阿婆扯着嗓子问我干什么去,我就说,找阿阳去啦!我这时就会有种感觉,好像听见阿婆用俚语骂我。
阿阳被她娘管的很严。周一到周五要去上学。阿阳在一楼,我在三楼。他比我早到学校,只有在下午放学的时候才能碰个面,然后他就会感觉回家免得他娘骂他。我有一次拽住他的书包问他,你妈会骂你什么啊?他回答我,我不知道。因为我回家从来没晚过。我便嘻地笑了一声,抱着他滚进旁边的泥地里,往他衣服口袋里塞泥巴。他无力的推搡着我,哭声和一个婴儿一样。我们俩怪异的行为吸引了一堆小孩,那群小孩张着嘴指着我和阿阳,说缺牙巴和“小野狗”滚泥地,缺牙巴也要变成“小野狗”!我要告诉赵阿婆去喽!我抓起一把泥扔到他们身上,张口就骂,你们这群连毛都没长齐的小杂种,赶紧滚回家吃奶去!小孩儿们一听都赶紧跑走了。我扭过头得意的看着阿阳,他却用一种惊慌的眼神看着我。他赶紧推开我,掏出身上的泥巴跑回家。我跌坐在泥地里模仿着阿婆那句骂人的俚语。我不清楚我在骂谁,也许只是单纯的模仿。
我拖了一身的泥巴回家,阿婆看见我后便拎起我的耳朵,用一种尖锐的声音问我干什么去了,我如实作答,我说我和阿阳在泥巴地里玩。阿婆这次没有再用尖锐的声音扎我的耳朵,她只是叹口气,用脚尖轻轻踢了下我的屁股,让我赶紧去洗干净。
第二天下午放学我看间阿阳左顾右盼,便上去拍了下他的肩膀,问他,你昨天跑什么。他的嘴唇张开又闭上,我忍不住又拍了他一下,他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我看着他惶恐的神色笑了出来。他没有反击我,只是一直盯着我,摇摇头,这使我想到了昨天阿婆的叹气,于是我瞪大眼睛看着他,用着阿婆的语气朝他吼道,你装什么装!不说就不说,摇什么头?说罢,我恶狠狠地掐了下他的腰,他扭头用一种无辜的眼神看着我,从他轻咬的嘴唇里我感觉他肯定很疼,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说。我只好故作轻松地给他说,我昨天被阿婆骂了,你妈骂你没有哇?阿阳点点头又摇摇头,回答我,她只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然后阿阳就跑走了。你妈也没骂你那么着急干什么。我跳下台阶,大摇大摆地走回家,出于某种我摸不清楚的心理,我故意绕了点路去了阿阳家。我站在他家后窗叫他。我叫道,阿阳,阿阳,你在不在,快出来然后我就听见他用细细的声音回答我,来啦,来啦,找我干什么?没什么,你周六出来玩吗?我用手轻轻扣了下他家窗户,让他开窗,但是阿阳没有开窗,他从窗户缝里往外边扔了两颗糖,他说他想听阿婆讲的故事,明天去齐老头的草垛子那儿,讲给他听。我拾了他扔出来的两颗糖就回家了。
我记得那天的下午与往常都不同。也许是因为走了一条以前不常走的路,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阿阳奇怪的要求,我感觉李家瞎了一只眼的狗一直在看着我,我从东头走到西头,那只狗露出它的牙低声发出“唔”的声音。我是不怕狗的,甚至可以用把狗打的夹着尾巴逃走。可是我却对这只狗心生恐惧,但是我依旧鼓起勇气吓唬他,尽量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向他吼道,有棍子的话,我把你另一只眼也打瞎!
到家阿婆问我是不是绕路去了阿阳家,我本来想隐瞒,结果还是被阿婆发现了,我只好承认。阿婆让我以后少去,卖肉家的狗瞎了只眼,凶得不得了。我抓了案板上的一块凉窝头塞进嘴里,两腮鼓鼓的,像是要爆炸一样,就又吐了出来。阿婆瞪了我一眼,狗崽子明年喝西北风。我倒是不以为然,心里还想着那只狗,开口便说,要是有棍子,我就把它另一只眼也打瞎。阿婆,那狗的眼睛是紫的。这时阿婆突然扭过头看着我。我见她的眼珠子在抖,脸上下垂的肉也在抖,干燥的嘴唇也在抖。一会,阿婆抖动的嘴唇中又冒出那句俚语。我觉得怪异,便跑走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关于那狗的梦。我梦见那狗的眼珠子变得又滑又亮,像一颗圆润透明的紫色石头,通身都散发着紫色的光。它开始跑,不停地追着阿阳。阿阳跌跌撞撞地跑到我身后,用尖细地声音叫着,岐山,岐山,快打瞎它的眼睛,不然它会咬死咱们俩的!我刚要拾起棍子朝那狗脸上挥的时候,阿婆就把我叫醒了。
没个周六的早晨阿婆都会很早叫我起床。我们俩坐在炕上。我写作业,背书。她拿一根针纳鞋底。但我常常会分心,我的眼珠子随阿婆纳鞋底的针上下转动,眼神像线一样穿在粗针上穿过厚厚的鞋底再穿回来。为了防止阿婆用那恶狠狠的眼神瞪我,我通常会在走神的时候嘴里再念叨些什么,反正阿婆也不懂。等到太阳晒屋顶的时候,阿婆就会把纳泐一半的鞋底放在炕上,起身去热饭。趁着这二十分钟她不在,我就会跑到最近的地里挖蚯蚓,然后灰头土脸的回家,换上阿婆的一顿骂,我才能去吃饭。阿婆吃完饭后会把猪食和好,我就负责给猪喂食。等到猪吃的心满意足,开始休息的时候,我才能回屋睡觉。午睡时我又梦见昨晚的梦,而阿婆也同样在我挥棒打狗的时候叫醒了我。接着阿婆就开始讲哪个冗长的诅咒故事。与此同时,我也想到阿阳的两块糖。但是我实在困得很呐,便想第一句已经听过了,眯一会就起来。但当我再次听见阿婆含糊不清的声音的时候,这个故事已经结尾了。所以我听见故事的结尾便是这样的。
“野狗咬死了兄弟俩,可是看见的却熟视无睹。后来他们家里的紫色圆筒就被邻居家拿走送人了。邻居把圆筒送给了一对兄弟俩,兄弟俩家里没有女人的。”
我对这种故事嗤之以鼻,哪有这么巧的事?这种无聊的故事我也能讲,我决定把中间不知道的部分编给阿阳听。我赶紧往齐老头那里跑。我到的时候太阳就快落山了。阿阳屈腿坐在草垛子上,阳光从他弯曲的双腿间透过,我站在草垛下看着阿阳被风灌满的衣服,一瞬间有些恍惚。我大叫到,阿阳我来啦。阿阳扭过头来看我,他咧着一张嘴,不知道表情是哭是笑。我麻利的爬上草垛,坐在他身旁给他讲故事。我讲故事时他一直看着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一直看着我,我就会龇牙笑。阿婆这个无聊冗长的故事被我讲的又短又好笑,对此,我感到心满意足。

少年盗圣

白展堂边磕瓜子边叙述完了自己荣膺盗圣名号的过程。叙述的云淡风轻,就和说昨天大嘴的菜炒糊了一样平常。
鄙人技高一筹,就被戴上了这顶帽子。白展堂把瓜子皮吐到桌上,摆摆手这么说。小郭问 ,楚留香呢?白展堂又抓了把瓜子回答她,比赛前儿个晚上我把他灌醉了。他和我打赌输了,我就罚他去赵太保家偷壶秋白露。还没喝几杯呢,他就醉了。后来呢?后来?忘了,后来我就没见过他了。
白展堂也有些可惜。
楚留香你怎么就不见了呢,那壶秋白露我还没喝够啊。

她喜欢……

临时产出,谢谢观看
韩/周x你
周泽楷

很多人被小周圈粉是因为他长的帅,对待粉丝非常温柔,还是“枪王”。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

这天记者会,问题都是差不多的“您怎么看待这次比赛”“对xxx的看法如何?”“队内还有什么其他安排吗”

小周也是照例回答“发挥不错”“很好”“有”

直到一位勇士冲出来问了一句“周队有女朋友吗?如果没有喜欢什么类型的?”

当所有人都以为小周会报以微笑时,他却低头思考了一会儿。

“嗯。”

嗯?“嗯”是什么意思,有还是没有?这一个字在现场掀起了巨大的波澜,记者纷纷涌上前

“周队已经有女朋友了吗?能说说她吗?”

“嗯。”小周把话筒拉近了不少“她很好。我很喜欢他。”

“为什么喜欢她?”

“因为……”小周顿了顿“因为她喜欢我。”

周队,你听见女粉丝的心碎声了吗?

事后你看见这次记者会,你问他“你的女粉丝可是掏心窝子喜欢你,你这个回答太潦草了。”

“那你不喜欢我?”

“喜欢喜欢。当然喜欢,我们家小周我最爱啦!”

                        ——《其实你觉得周泽楷可以再多夸夸你的》

韩文清

“走,出去吃饭!”

你突然从沙发上蹦起来扶住韩文清的肩膀。

“为什么不在家里吃?”

“突然想换个口味了。走嘛走嘛。”

于是在你的百般攻势下韩文清最后还是答应你了。

“这家餐厅特好,我都订好了。我给你讲啊,最好吃的是哈密瓜味的巴菲,还有还有……”

韩文清看着你在对面手舞足蹈的说着,自己也生出笑意“好吃的话就吃。”

“那好,你买单!”

“好好好,我买单。”

你们两人的位置居于餐厅中心,是个非常引人注意的位置。吃到一半,你突然心生邪意,很大声的说了一句

“哥,咱俩单独出来吃饭,嫂子会误会的吧。”

说出这句话后,你就后悔了。你感觉到众人的眼光纷纷冲着你俩,韩文清的脸也黑了不少。

完了完了,自己太皮,闯大祸了。你这么想。

韩文清抬手,你以为他要把你抓回家去好好教训你一顿,结果他只是叫来了服务生。

“很抱歉,这是我女朋友,她喜欢胡闹。”

对对对,咱们也别忘了韩文清的名人效应——所以,这算间接公布恋情了?

                             ——《你没有嫂子,所以生气的只有我一个》

突然觉得好对不起你们
自己的中篇写的并不好,但是还有人在喜欢,感动
(´д⊂)
我会努力进步的!

长安将军5

韩文清x你
【1】
【2】
【3】
【4】
你记得小时候你只看过一次长安城里的烟花,漫天都是,坐在高高的城楼上,感觉烟花触手可得。可那一次后,家里出了意外,变搬出了长安。你就再没见过长安城里的烟花了,也没见过那个姓韩的男孩。你也打听过,长安城七十二坊,姓韩的多了去了,宣阳坊里茶庄老板就姓韩,肥头大耳,天生一副奸商模样。

也不是每个姓韩的都这样。

比如韩文清嘛。

可是你也不敢想,自己都快被官府通缉了,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门不当户不对的,硬要求个结果,还给自己落个差名声。何必呢。

虽然这么想,你还是时不时会打听韩文清的情况。打听的越多,你越觉得,韩文清就是你喜欢的感觉——威风凛凛,一表人才,做事说一不二 啧啧啧。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明明都是有媒的男人了,还做出这种事!”你这句话极大声,路过的人听的一清二楚。可是没人知道你说的是谁,还以为就是姑娘家家发脾气。

韩文清这边估计是一见你来,心都慌了。剩下的部署直接全权交给军师,怕的是做出不合理的规划,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败了可就坏了。

其实韩文清在你邀他入寨的时候就有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只不过他不敢确定,这一面之缘,怎么会这么轻易被说中。

直到你和他在寨子里偶然提到“长安城的烟花很好看,可惜只看过一次”的时候,他才意识到。

一面之缘,就是这么轻易被说中。

所以那张纸上,写下的东西都是真的,给你的玉佩也是真的,你对他来说也是真的,不再是城楼上那个等不到的人了。

你在半夜惊醒,慌慌张张跑出去,发现人早已走的差不多了。

天微微亮,风吹来还是有些冷,发丝黏在脸上,你也顾不照管,只是跑进韩文清的帐子。你不太确定自己这么做为什么,但是却给你一种安心和归属感。

韩将军的作战风格就是速战速决。你在韩文清的帐子里呆到第三日清晨时,他就回来了。

不过那时你还没睡醒。

韩文清看见你趴在他的桌上,身上只一件单衣,就开始心疼。

“怎么不回去睡?”

“韩文清!”你听到他的声音一下就醒来“你没事吧?”

“我很好。”他给你披上一件衣服“倒是你,别生了病,叫人担心。”

“谢谢。不过,我也不是特意关心你。只是怕,怕,怕我没人送我回去。”

“知道。明天就回去。”

“对了,你说仗打完了要和我说什么?”

韩文清突然笑了“现在就要说吗?”

“不然呢?再过两天咱俩就分道扬镳了,不说就来不及了啊。”

“我是韩文清。”

“啊?”你一脸疑惑“不然呢?”

“是二十年前陪你在长安城城楼上看烟花的小男孩,是韩文清。”

那一瞬间,你觉得山崩地裂。瞪大了眼睛看他“你哄我呢吧?”

“哄你做什么?你不是江湖人吗,让我白白等了你十几年,是不是要赔偿我?”

“赔偿?赔什么?你可是大将军,要啥有啥,我没什么奇珍异宝讨你欢心。”

“有。你就足够讨我欢心。”

你感觉脸烫烫的,不敢抬头看他,只好撇开话题“什么时候回?寨子里还有急事。”

“后天。”

“知道了,我回去。”

韩文清看着你慌慌张张跑出帐子,心里却生出一丝安心。

昨晚梦见老韩
他问我怎么有事没事就去霸图
我说我想你了
然后,他脸红了!故作镇定地说“嗯,我知道了”
我靠!可爱死了!啊啊啊啊啊

分手怎么不成功?

临时产出,但是还是谢谢观看!
叶/孙/韩
男神视角
叶修

她真的生气了,我怎么劝都不管用。

想想自己确实对她不上心,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却不在。

“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别吃泡面了,少抽烟,对身体不好。”

我从身后抱住她。

然后她口误说了句

“烟头,你松手。”

                                     ——《不是我真的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幸好还是把她哄回来了》

孙翔

她一怒之下就摔门走了。

其实自己也向很多人请教过怎么哄女孩子,可能就像其他人说的,我情商太低了吧。

如果,如果能再来一次的话……

才不要再来一次!我跑出去追她,才发现她一直站在电梯口。

“孙翔!混蛋,你怎么才来!停电了,我怕。”

“不怕,我在。”

                            ——《或许我的嘴不甜,可是,爱情是不需要技巧的》

韩文清

她机票已经订好了。一声也没说,领着包就去了宾馆。

幸好我们俩手机的提醒通知是同步的,不然就彻底失联了。

第二天早上我在宾馆门口等她

“韩文清?你怎么在这?”

“机票订的早上7点的。平常七点前雷都轰不醒你。误机了吧?”

“那个,早饭……”

“油条,豆浆,麻团,外加半个三明治,车里。和我乖乖回去,不耍性子就给你吃。”

                          ——《就是要把你宠出小毛病》《这样回头才会发现我是最好的》

520你想要什么

男神x你
叶 韩 孙 黄
希望没来晚,请和你的男人好好的过一个520!
✎老叶的梗来自她总
叶修

今天是520,可是这家伙正在里屋打游戏,丝毫不关注你。

“老叶,你看这口红咋样啊,限量的。”你推门进去,把手机放他眼前晃晃。

“你没看我这儿正忙呢吗。”他连看你一眼都不看“媳妇儿,一会给你看啊。乖,你先出去等会。”

你咬咬牙,瞪他一眼,走了出去。心里盘算着怎么好好收拾这个家伙。但是过了一会屋里安安静静地没声音,你有点疑惑,便轻轻推门进去。

然后看见叶修在逛淘宝——给你看口红。

“哟,老叶同志,您分得清口红的颜色吗?”你站在他身后“怎么有兴趣看这个,不是忙吗?”

“你说说你,进来也不敲个门。”叶修把烟一掐,拍拍自己的腿“坐过来,你分得清,你慢慢挑。”

                         ——《你:知道今天啥日子么?》《叶修:知道,我帮你清购物车》

韩文清

你认为韩文清这样内心根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男人,是不会承认520这天存在的。

不用问,你都知道,如果给韩文清普及520这个圣(hua)神(qian)的日子的话,他肯定会看你一眼,告诉你

“小姑娘每天脑子里想些什么有的没的?”

可是看见其他人恩爱秀的那么欢,你也不甘心,于是问韩文清“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周日,休息日。”

“今天五月二十号,520,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不是我的意思是,520谐音我爱你。”

韩文清低头思考了一会:“每一天我都很爱你,不只是在五月二十号这一天。”

                             ——《直男撩人,最为致命》

孙翔

孙翔今天很不正常,分明是周天,却早早跑去队里。中午快吃午饭的时候还热情地邀请你去轮回。

“大热天的,你脑子抽了吧。”

“你就说来不来。”

“不去。”

“裙子的尾款我已经付了。你,来不来?”

听到这句话你一个激灵“等我。”

俱乐部里也没什么人,孙翔让你去四楼的会议室,你也就去了。

“叩叩。”你敲敲门,可是里面却没声音。你一边纳闷,一边把门推开。门那头迎接你的是孙翔的一个拥抱。

“520快乐。”他在你耳边轻声说“我爱你。”

在感动之余你感觉孙翔在往你手指上套着什么,你抬手一看——钻戒。

“嫁给我好不好?”

你点点头。

                                  ——《求婚方式好土,可是我喜欢。》《当然事后你也不忘吐槽他的求婚方式非常简陋》

黄少天

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大宝贝,一周前就在微博上说520有惊喜,搞得评论区的迷妹一下炸了锅。擦测有很多,呼声最高的一个说法是少天要公布恋情了。

确实啊,你和黄少天还没公开呢。

520当天,少天早早拉你起床,说要带你去游乐园玩。

“小祖宗,昨天晚上你才折磨过我,消停点儿吧。”你把头闷在被子里“你可是大众情人,今天就陪陪你的小迷妹呗。”

“不行不行。快起床起床,我去陪我的迷妹可就没人陪你的迷弟了!我给你讲,我把我们游玩的路线都规划好了,你看啊,先去坐过山车,中人特多,所以咱们早点去……”

“知道啦知道啦。”你真怕他把路线给你分析半天。

“靓女准备好了吗?”

“去个游乐园而已,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

然后你就看见,黄少天打开了直播软件,播软件,软件,件。

开头第一句话就是“今天呢,我要和我家的靓女去游乐园玩啦……”

第二天,黄少天直播九个小时秀恩爱上了微博热搜。

                           ——《你要直播早说啊,我穿好看点》《别担心,我家靓女穿啥都好看》

长安将军4

韩文清x你
【1】
【2】
【3】

第二日早上韩文清便出发。

你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太阳照屁股的时间了,守帐的士兵换成了两个和韩文清脸一样黑的人。你要是想踏出这帐子,硬碰硬基本没可能,你只好换个方法。

“让我出去!”你掀开帘子“人有三急,你们不能一直关着我。”

两人觉得有道理,就只好放你出来“时间不许太长……”

他们话还没说完你就一溜烟跑出去了,你绕过训练场,发现韩文清的帐子,想都没想就钻了进去。帐子里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你环视一周,看见韩文清桌案上的纸笔,便兴冲冲地跑上去。桌上东西不多,可能大部分已经被他带去前线,不过有一样东西吸引了你的注意力。

“聘金,聘饼,三牲,酒……”你念着念着就觉得不太对劲“这不是聘礼吗?他上前线前一天还有时间考虑这个?”

你撇撇嘴,想到他偷放到你身上的玉“都是要娶媳妇的人了,路上还做出这么不检点的事来。不靠谱。”

然后因为害怕被发现,你没呆多长时间就回去了。

一天一天就这么过去,你躺在床上无事可做。不知道为什么,韩文清迟迟不回来让你越发地不安。

“门口两个,你们不担心现在的局势吗?”你盘腿坐在桌案上“没良心啊。”

可惜你的激将法对他们没用,账外一点声音都没有。

“操!”你皱着眉头暗骂了一声,账外毫无动静让你更加不安,大脑飞速运转,最后你打算到前线去找韩文清“其实也就是把玉佩还给他,没有担心……”

你挥挥手,试图把脑子里的想法赶出去。故伎重演,你再次以“人有三急”的理由溜了出去,不过这一次不是瞎逛。你直奔马厩——幸好有两匹他们留了下来,不然你都溜不走。然后牵了匹看着过得去的马,把准备好的口粮一背就驾上马跑了。

守账的士兵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驾马飞奔的身影,愣了一秒才意识到什么。

“跑了!”

两人开始追,可是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最后你顺利的溜了。

“驾!”你挥着马鞭,希望再快些,再快些。

你已经没什么心思去弄清自己在追逐什么,但是有一股力量在推着你,迫使你向前。

 

长安城的烟花最好看。小时候你会凭借自己小小的身子挤进人群,一路跑到城楼上看烟花。

城楼的墙太高了,以你的身高抬头只能看见大人的下巴,什么也没有,你只好爬上墙,坐在上面看。当你的脚费力的够着城台的时候,你感觉有一股力气在推着你,借着着股力气你轻轻松松上了城墙。你回头,却发现一个和你年龄差不多的男孩。

你笑嘻嘻地看着他:“是你帮的我啊!谢谢你!你在下面看得见吗?”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朝他伸出手“那你上来咱俩一起看,好不好?”

他抓住你的手翻上了城墙,坐在你身旁“你一个人吗?”

“对啊,瞒着爹娘来看的。他们不允许我来人太多的地方。”你突然看向他“对了,你叫什么啊?”

“我?我叫韩文清。你叫什么?”

你咧嘴一笑“爹娘说名字不能告诉不认识的人。这样吧,明年你还来这里,这样我们俩就算见过两次面,不能再是陌生人了。那时候我就告诉你我名字。”

“好。”

可是那次以后你就没去过那里,没看过长安城里的烟花了。可韩文清却是年年去,每次呆到城楼上的人都走完了,他才回去——这么晚回去,还会被爹打一顿。

“韩将军!”一个士兵闯进帐里禀报“那个姑娘来了!”

他话音刚落你就进了账。

“你来干什么!”他一见你就皱起了眉头“很危险你不知道吗?”

“我自己带口粮了,不会吃你们的东西。”你从怀里掏出来他之前给你的玉佩,放到桌案上“我是来还你东西的。”

韩文清看见你掏出来的东西后,就示意其他人出去“你来就为这个?”

“我看见你桌案上写聘礼的那张纸了。这东西我要不得,你可别把我看的太贱!”

韩文清这才意识到什么“既然都看见了,那就没什么要解释的。就是给你的,没错。”

“你什么意思啊?你韩文清大将军了不起是不是?死鸭子嘴硬!我可不是万芳楼里的姑娘!”

“闭嘴!”韩文清深吸一口气“这一仗完了我会给你解释清楚,你把东西拿上。”

你被韩文清一句“闭嘴”给唬住了,只好把玉佩又收回去。

“带她下去。”

“不用!我自己来,走路我还是会的。”你降低了声音“不像千金大小姐。”

ps.想看be还是he?【在违法的边缘试探.jpg】